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幸福长春 > 幸福长春行动

射击场上练就神勇特战队员

时间:2017-02-13 10:18:12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20米辨声打目标、30米快速打气球、50米转身打食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像一名年轻的武警特战队员能够在0.6秒完成手枪射击单发子弹从出枪、装弹、开保险、上膛、据枪、瞄准到击发命中目标一整套动作。而创造这一实战化快速射击传奇的,正是武警吉林省总队一名普通的“90后”特战队员田明。

  目前,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军警人员手枪射击5发子弹最快也要3秒以上。人体最快的反应速度是0.2秒,如果把手枪射击分成7个步骤计算,那么一个优秀射手打出一发子弹也至少需要1.4秒。而田明将这整套动作缩短至1秒以内,这样的成绩也得到了业界专家的肯定。田明是特战队实战化快速射击的标杆,熟悉他的人都称他为“快枪手”,而这样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在武警部队日前一次较高规格的射击集训中,田明在阴雨绵绵的恶劣天气条件下拔出手枪射击,枪响靶落,大屏幕显示:5发子弹用时1.9秒,命中4发。在场观摩的武警部队首长赞誉他是“武警部队第一快枪手”。

  和大多数“90后”官兵一样,1994年出生的田明从小就有一个“精武梦”。受《士兵突击》等军旅题材影视剧的影响,田明自幼立志要当一名武警特战队员。2011年底,未满18周岁的田明应征入伍成为一名武警战士。苦练本领,严格要求自己,这是田明当兵后的座右铭。在新兵连时,除了正常的训练,田明每天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双腿深蹲起立、100个单杠一练习、100个双杠一练习。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下连队时,体重降了10公斤。

  “成为一名狙击手是我的梦想。”田明坦言,为了圆梦,他整日泡在射击场训练。夏天,田明趴在蚊虫密布的草丛中练习瞄准。一天下来,头上、手上伤痕累累,蚊虫叮咬的小包压着大包;冬天,他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练习据枪,双手虎口和食指上磨出的干茧掉了一层再长一层。田明节假日从来不休息,他把时间都用在射击训练上。千钧一发、铜钱穿孔、刀刃射击……隔段时间,田明就给战友表演一个“绝活”。几年来,在武警吉林省总队、支队组织的比武竞赛、军事集训中,他多次夺得射击冠军,战友们都把他当做“神枪手”膜拜。

  田明敢叫板,专挑比自己厉害的人挑战。2016年秋季,田明被选派参加武警部队实战化快速射击试点集训,有幸遇到担负课题攻关任务的“岭南枪王”——武警广州指挥学院共同教研室主任梁启明。田明不服气,向梁主任下战书。二人站在射击位置上,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小田子弹刚刚上膛,梁主任已经枪响靶落,目标被一一击碎。对于田明来说,“准”有一定基础,如何“快”?田明追着梁主任请教。“射击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千百万次的练习,才能达到人枪合一的境界。”对手将经验分享给他,也成为他超越的动力。

  田明暗下决心,一定要超越“枪王”。出枪、上膛、据枪、击发……这些基本动作他每天都要重复练习上千次。同时,细心的田明还把自己每次训练的数据记录下来,寻找影响快速射击的环节,通过分析比对后逐一优化合并繁冗程序。射击速度突飞猛进,不到一个月时间,单发子弹就从最初的5.6秒提高到1秒,5发子弹从8秒提高到3秒。

  为解决好“准”与“快”的矛盾,田明每天坚持训练15个小时以上,胳膊肿得像棒槌,后背被枪磨出一个血洞。几个月后,田明系统归纳出了“出枪同步上膛、瞄准同步击发”等基本要领,练就了先敌开火、指哪打哪的硬功。向着快、更快、更加快冲击。几个月后,田明与快速射击的启蒙老师梁启明不期而遇。二人站在同一射击地线上,枪响靶落,几乎同时出枪、收枪。

  田明并不满足。他在思考,训练场上的0.6秒能否转化为战场上的0.6秒?田明躲在支队射击方舱里,反复研究反恐战斗可能遇到的每一个场景,总结出了“匀速运动快击发”的要诀和《特战队员房间突入十步法》,被实战化快速射击课题攻关组编入教材。

  本报记者 王菁菁 本报通讯员 田甲申 梁永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