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431-88771355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中共吉长区委员会的不懈斗争

时间:2021-05-07 15:04:33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中共长春市委党史研究室

长春地区第一个地下通讯站、第一个党支部的建立,犹如革命的星火,在长春的暗夜里点燃;中共吉长区委员会的建立,则犹如燃烧的火炬照亮了长春大地,指引长春人民开展了一系列的革命斗争,向光明的未来大步迈进。

1924年1月,进入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为了建立广泛的革命统一战线,根据中共三大的决议,在长春战斗的刘旷达、韩守本等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开始以国民党党员的身份积极从事革命活动。1927年3月2日,在筹建国民党吉林省党部过程中,共产党员韩守本、赵尚志两位同志被捕入狱,国民党吉林省党部遂被奉系军阀破坏。同时,由于韩守本被捕,中共长春特支也遭到破坏,停止活动。

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成立后,为了加强对吉林、长春两地的领导,派陈一仁(化名张德绵)来长春,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根据吉林、长春地区的实际情况,在中共吉林县支部和已遭破坏的中共长春特支的基础上,中共吉长区委员会于1927年11月6日成立,陈一仁任书记,刘立名任组织委员,肖丹峰任宣传委员。区委机关设在长春满铁附属地三笠町益兴楼陈一仁的住处。中共吉长区委员会下设5个支部,其中长春有3个支部:第一支部,也称中共宽城子铁路工厂支部,有党员4人,负责人刘立名,成员为张木森、李传海、袁兴福;第二支部,也称中共吉长铁路长春东站支部,有党员3人,负责人吴敏茂,成员为刘兴邦、刘振铎;第四支部,也称中共长春学生支部,有党员3人,负责人肖丹峰,成员为盛宝昌等。

在中共吉长区委的领导下,长春地区的工人运动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1927年11月中旬,中共吉长区委领导了吉长铁路长春工厂平车场工人罢工。中共吉长区委在11月份的工作报告中写道:“曾帮助平车场工人罢工,结果胜利复工,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组织秘密工会的机会。”1927年11月15日的《盛京时报》曾以《吉长路工人罢业》为题,对这次平车场工人罢工的过程进行过详细报道。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书记陈为人在1927年12月22日给中央的报告中,曾给予中共吉长区委高度评价,“他们曾领导了一次90余人的铁路工人经济罢工,结果胜利,使我们的党在吉长铁路与中东铁路上得了一个很好的组织秘密工会的机会与可能。吉长区同志的好处,就是能负责与积极,同志虽然是少,但在工人中是有相当作用的”。

1928年1月,中共吉长区委根据斗争需要,将中共吉长区委员会改为中共吉长县临时委员会。1月25日,刘立名作为代表,携带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给党中央的信件,到上海参加全国工人代表会议。27日,在大连乘神户丸邮船赴上海时,他身上的俄式工人服装引起了日警的注意和怀疑。日警从他身上搜出了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给党中央的信件。31日,刘立名在返回长春后被捕。他贪生怕死,当即叛变,使吉长地区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

反动当局首先去逮捕中共吉长县临时委员会书记陈一仁。当晚,陈一仁正在自己的住处和吴敏茂研究工作,便衣警察忽然闯了进来。当时,吴敏茂故意显得很惊慌,并把手伸向怀内,好像在藏什么东西似的。警察上前,一面拽住吴敏茂的胳膊,一面翻他的衣兜,在他的钱包里搜出一份《国际歌》的歌词。

吴敏茂被带走后,陈一仁在桌子底下发现了一本名为《共产主义ABC》的书,陈一仁顿时明白了,吴敏茂刚才伸手掏兜的动作是为了隐藏这本书,以防敌人找到关键证据。接着,陈一仁迅速将所有的证据烧毁,然后锁上门离去。他准备前往宽城子刘立名处,途中遇到张木森,得知刘立名被逮捕的消息,感到事态非常紧急,立刻给省委写了一封信,报告了刘立名和吴敏茂被捕的经过,同时还给肖丹峰写了信。这些信由张木森紧急转送出去后,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党的损失。

反动当局还对肖丹峰进行了搜捕。1月31日晚,肖丹峰在大东日报社办公室收到了陈一仁的信:“敏茂同学得急性传染病入院,你不要去看他。”肖丹峰见信后知道吴敏茂被捕了,他一边安排工作,一边思考对策。午夜时分,肖丹峰刚躺下,就听到一阵紧急的敲门声,他立即警觉起来,知道一定是警察来抓他了,他沉着地盘算着该怎样对付敌人。当时屋子里只有肖丹峰和会计王玉书,王玉书开门后,警察高声喝问:“屋里还有别人吗?”王玉书说:“还有一位,是吉林来的客人。”此时,肖丹峰正在屋里躺着。吉林省公署督查长梁学贵带领第一警察署署长原麟阁和几个警察闯进屋内,对肖丹峰进行了详细的盘问:“贵姓?”“姓赵,叫赵云山。”又问:“来这干什么?在哪工作?”“在吉林毓文中学工作。”肖丹峰补充说,“校长是李光汉,他又是大东日报社的副社长。因为学校开学事多些,学校商量一下,希望请校长快点回去,所以让我来看看。”署长原麟阁一点儿也不放过,又追问:“你在哪毕业?”“第一师范。”“哪一年毕业的?”“民国十四年。”“哪一班?”“十八班。”“校长是谁?”“王甲第。”肖丹峰对答如流,警察们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就让王玉书领他们到报社后屋搜查去了。警察们一无所获,回到前屋办公室,又问肖丹峰家的住址,王玉书说:“可能是双阳二区或五区。”警察让王玉书给他们写了个搜查报社和肖丹峰及张德绵都不在报社的证明,就回去交差了。在王玉书的掩护下,肖丹峰随机应变,得以脱离险境。

2月1日的《大东日报》刊登了逮捕肖丹峰和张德绵的通缉令。敌人在长春开展大搜捕,使党的地下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吉长县临时委员会被迫停止活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