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431-88771355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清末吉林地方官的出行

时间:2020-01-03 12:42:26  来源:市地方志  作者:

         早在19世纪,吉林、长春两地的交通已日渐频繁,地方官员也来来往往。20世纪初,日俄战后,长春、吉林开放商埠,两地官员出差旅行也随之大增。为了筹办商埠,吉林省的官员不断进京办事,还到天津、山东各地“考察”(参观学习),也有到日本统治下的大连、旅顺去的,个别还有到过日本的。吉林省城的官员,不论是去盛京(亦名奉天,今沈阳,清末东三省总督驻地)、京师,还是人关,北去哈尔滨、齐齐哈尔(当时的黑龙江省省城),都要到长春换乘火车。直到武昌起义,吉长铁路尚未修成,两地交通十分不便。尤其在不封冻的季节,两地之间,一般搭客马车要走三四天,运货马车要走五六天;进入雨季,民间称之为“烂道”(意思是道路溃烂,不堪行车),交通几乎陷于断绝。因此,两地之间虽有运货载客的脚车,但运价很高,粮豆土产不能及时外运远销。载客马车的脚钱,最少每人10(银元),讲究的要30元,这是相当昂贵的。穷困的老百姓,大多只好靠步行。虽然仅仅二百多里路,还要考虑中途食宿的地方。因为沿途土匪出没无常,还要结伴同行,日高才能上路,太阳偏西就得投宿。大清邮局的邮车时常中途遭劫,不得不靠军队逐站护送。对于老百姓来说,那时吉长之问是一段又长又难走的路。

清代的地方官员,尤其高官,当然与老百姓不同,既要舒适又要有排场。距今百余年前,清代的封疆大吏与文官,就已绝大多数不会骑马或不愿意骑马。乾隆皇帝主张过的“国语骑射”(提倡满洲八旗官员通晓满语、满文,善于骑马射箭等武功),早已过时了。封冻的季节,高官们乘坐有暖棚的马车,大雪之后还可坐大雪橇,虽不能像坐轿那样舒适,终可免去马背上的颠簸。在未封冻的季节,则有小火轮把铁路、水路和旱路连接起来。

长春在西,吉林在东,谁都知道从长春去吉林,应当出南门,过伊通河往东走。但在可以行船的季节,这些高官就坐上东清铁路的火车往北走,到老少沟(长春至哈尔滨问的车站,过去也写作“老烧锅”或“老烧沟”)下车,换乘松花江的轮船,溯航到吉林省城。这条出行的路线,大概是先从高层开始的。带有“钦差大臣”头衔的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巡视吉林时就走过这条路。后来首任吉林巡抚也如此,随后是吉林交涉司、度支司的官员也和巡抚一样;后来,长春知府进省述职,洽商公务,也走同一条道。更有趣的是,颜世清出任驻长春的吉林西南路分巡兵备道道员以后,接吉林巡抚的电令,在宣统二年三月十五日(1910424)进省,在放牛沟(今九台市放牛沟乡)上船。这艘小火轮是由省城开来的,“停泊放牛沟口岸,以备观察(即颜世清)专乘晋省,不卖行客坐票。”这条路虽然比长春直接去吉林的路线要多走几十里旱路,但可以不受东清铁路北行火车时间的限制。所以,长春一老少沟一吉林,也成为长春去省城的又一条路。

清末虽然财政困窘,但仍很讲究排场,官愈大排场也愈大。高官出行,随从成群——少了怕有失“官仪”。吉林巡抚朱家宝,随行的手下官员、幕僚、仆从、衙役、护卫兵丁,不下二百人,东三省总督的随从当然要更多些。为了保持钦差大臣东三省总督的威仪,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旗锣伞扇全堂帜事”。迎送的场面也很大,长春的地方官要出城几十里,又是很大的一支文武官员兵丁的队伍。总督、巡抚坐火车要包专列,松花江上的小火轮太小,行李太多,一些随从的行李只好走旱路,另外派车运送。这样的排场,给下面的府县州厅带来很重的负担。光绪三十三年十一月初五日(1907129),徐世昌从长春去吉林,时在入冬之后,就在长春城里抓大小民车百余辆。从初五早晨九点钟上路,初七晚四点钟才到吉林省城。浩浩荡荡的总督车队虽然壮观,但是民间的疾苦是官僚们谁也不会关心的。

摘自《长春史话》 于泾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