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关东大烟袋(下)

时间:2018-12-25 09:23:45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长白山文化溯源(六)

  关东大烟袋(下)

  千姿百态的关东烟俗

  □ 王松林

  东北满族吸烟习俗历史久远。早在明末清初,满族人不分男女老少,都爱吸旱烟。努尔哈赤率部迁都沈阳后,满族人口日渐繁衍,满汉文化在关东地区充分融合,吸烟渐成风气。民国时期,无论满汉,吸烟已成为东北地区的普遍现象。新中国成立后,旱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数百年间,旱烟与东北独特的气候、地理和人文环境相融合,形成了千姿百态的烟俗,成为今天研究关东先民风俗文化的生动标本。

  老太太的大烟袋

  东北民间正月里闹秧歌,少不了一个重要的角色——“老 ”。“老 ”是东北方言,是老太太的别称。过去的关东老太太平时总爱挎着个筐,不是去采猪食菜,就是去菜园子里摘菜;不是下地给种地铲地的家人送饭,就是上山采山菜、捡蘑菇。闲暇时节,她们还会挎着筐到姑娘家串门。“老 ”之名,十分确切。秧歌里的“老 ”,扮相非常可爱逗人,上穿大襟袄,下穿扎腿裤,头挽疙瘩儿,耳吊红辣椒,左手挎个筐,里面放着洗衣棒槌,右手拿杆大烟袋。这是一个可以离队表演的特殊角色,十分滑稽,经常逗得观众哄笑不止。

  过去关东现实生活中的老太太和秧歌中一样,都有一杆大烟袋。这烟袋到底有多“大”呢?现代人很难想象,最短的也有半庹长(成人两臂左右平伸时两手之间的距离为一庹,半庹约合2尺半,即83厘米左右——编者注)。那么长的大烟袋,怎么点火啊?没错,老太太抽烟,自己是够不着点火的,她们自有高招儿。过去冬天家家有火盆,老太太坐在炕上,大烟袋一伸,就伸到火盆里,“巴哒巴哒”就点着了烟。有时候火盆里没火了,老太太就喊小孙子:“狗剩子,到灶坑里给奶奶夹个火来,奶奶要抽烟。”小孙子就拿着火筷子到灶坑里夹一块火炭,给奶奶点上了烟。更多的时候,老太太会冲儿媳妇喊一嗓子:“老大媳妇,点烟!”这时候,不管儿媳妇正在做针线活还是哄孩子,必须麻溜儿地过来给婆婆装烟点火。

  老太太的大烟袋,最长的有一庹长(约合5尺,即167厘米左右——编者注),得安核桃那么大的烟袋锅,一拃[张开大拇指和中指(或小指)测量时两个指尖的距离——编者注]长的烟袋嘴。那得配多大的烟口袋呢?关东民俗就是怪,老太太的大烟袋,有烟锅烟嘴烟杆,就是没有烟口袋——炕上的烟笸箩就是老太太的烟口袋。

  老太太的大烟袋不仅仅是抽烟的工具,更是一种权威的象征。关东有一种礼节叫“装烟礼”。早晨,老太太抽的第一袋烟必须由儿媳妇给点上,没有儿媳妇的也要由女儿给点这袋烟。家里有好几个儿媳妇的,平时老太太要抽烟,喊谁谁就要去点烟。新媳妇过门,得站在婆婆身旁“立规矩”,随时侍候婆婆抽烟。

  大烟袋,是老太太平日里施用的“家法”。儿子犯了错,老太太用大烟袋戳脑瓜门儿;儿媳妇犯了错,用大烟袋随手就打;孙子犯了错,用大烟袋打屁股;女儿犯了错,用大烟袋点嗒几下也就完事儿了。

  大烟袋,是老太太哄孩子的用具。孩子小,睡摇车,老太太用大烟袋代替手推摇车,唱着摇篮曲:“小宝宝,快睡觉,风不吹,树不摇,猪不哼,鸡不叫,狗不舔,猫不挠,小宝宝,睡着了。”小宝宝睡着了,老太太的大烟袋还勾在摇车上晃悠呢,她也睡着了。

  大烟袋,是老太太看家望门的家伙什儿。庄稼院里都养些鸡鸭鹅狗,时常进了里屋,老太太拿起大烟袋就给赶了出去。有的还不肯出去,老太太一烟袋锅就给刨出去了。住在山根儿的人家,夏天蛇会从后窗进屋,一闻到烟味儿就往外爬,还没爬出去呢,老太太一烟袋锅就把蛇头打烂了,一挑一甩,早扔得不见踪影了。

  满族婚俗里的关东烟

  烟,在过去满族人的婚俗中占有重要地位,可谓“婚俗中有烟俗,烟俗中有婚俗”。按照满族旧俗,子女成年后,由父母为他们商议婚事。男女两家同意后,男方家可以派一个人去相看女方,女方就会让待嫁的女子为客人装一袋烟。这样做,一可让来人有机会细看女子的相貌,二可让其观察女子的举止,以决定是否可以迎娶。《中华全国风俗志·奉天》“相看”中有诗云:“十五娇娃未上头,初闻相看意含羞。装烟低首归房去,早饭谁知留不留。”相看那天,如果客人留在女方家用饭,则表示有意订下婚约。

  经过“媒妁之言”后,两家老人便会见面,订下儿女亲事,民间叫“订婚”,也叫“会亲家”,满族要行“装烟礼”。在订婚仪式上,姑娘拿起烟袋,装上烟,点上火,抽上两口,点着烟后,再用手绢或衣襟擦擦烟袋嘴,双手递给未来的公公,说声“请抽烟”。男方父亲接过烟,抽上一口,连说“好烟”,然后从怀里掏出钱来给姑娘,说:“钱不多,拿着,这是一点儿意思。”男方父亲给的钱叫“装烟钱”,给多少没个定数,可根据男方家庭状况而定。辽宁省岫岩县白氏家族在清代咸丰年间新立的族规中就有关于“小儿定亲换盅”要给“装烟钱”的规矩,说明这一习俗至少有一百五六十年的历史。

  姑娘要出嫁,家里就要准备嫁妆。关东姑娘有一份特殊的嫁妆——烟袋,不光要准备自己用的,还要给丈夫和婆家人每人准备一杆烟袋。给丈夫的烟袋一般都配有精美的烟荷包,上面绣着鸳鸯、凤凰、彩蝶、莲花、牡丹、梅花鹿、金鱼、石榴、元宝、摇钱树等吉祥图案。烟荷包形状各异,方形的象征四平八稳,圆形的表明团团圆圆,莲花形的代表连生贵子,心形的表示心心相印,灯笼形的意为向往光明,下宽上窄的寓意步步登高……姑娘的烟荷包,不论绣着什么图案,做成什么形状,都代表着她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追求。这些烟荷包不仅是寄托心意的定情信物,还是一件件精美的民间艺术品。除了烟袋,姑娘的嫁妆里还少不了火盆、火筷子、火镰、烟笸箩,更要准备几把好黄烟。

  结婚那天,新娘头顶红盖头来到新郎家。拜完天地进入洞房,新郎用什么揭开新娘的红盖头?不是秤杆,也不是尺子,那都是后来的规矩啦,老关东年代是用烟袋!揭开红盖头后,小两口对抽欢喜烟。结婚第二天早晨要“分大小”,也叫“认亲”。这时,新媳妇要先给婆家的爷爷奶奶和公公婆婆行“装烟礼”,然后给大伯子、小叔子、大姑姐、小姑子和来贺喜的舅、姑、姨等长辈装烟。新媳妇行“装烟礼”,长辈要给装烟礼钱。此后,有长辈到家里串门,媳妇都要给装烟,以示尊重与孝敬。

  新媳妇回娘家,黄烟必定是亲家之间互相赠送的必不可少的礼物,代表着一份心意。

  日常生活中的烟俗

  旧时关东民间,有不少与旱烟有关的习俗,具有非常鲜明的地方特色。

  抽烟对火有讲究 抽烟人见到抽烟人,亲如一家,没有烟了就从人家烟袋锅里挖。对上了火,抽上了烟,搭上了话,越唠越亲近。临走不用说“谢”,否则就显得“外道”了。想抽烟,没带火,跟人家对火时,一定要把自己的烟锅放在下面,以示对借火者的礼貌和尊重。还要一手端烟袋,一手伸出挡风。不管有没有风,都要伸手做挡风状,这也是一种礼貌。关东男人出门在外,一般不抽对火烟,没火种了就向人家借火绒,自己打火点烟。这种习俗是有原因的,老关东时代有不少土匪,男人外出多少要带些盘缠(路费),和陌生人抽对火烟,如果正赶上对方是土匪,很可能会乘机掏出匕首行凶,抢劫财物。

  尊贵客人炕头坐 家里人都出去干活了,老太太便叼着大烟袋,坐在炕头上抽烟,一天都不挪地方。家里来了客人,老太太就用大烟袋勾来烟笸箩,请客人抽烟,说:“炕头墙上倚着,抽上几口,解解乏,去去累。”一边说一边欠欠屁股,腾出一块地方,让客人坐在炕头上,倚着炕墙,抽起了烟。老太太自己也陪着抽起了大烟袋,唠起了嗑儿。关东的风俗是以南炕为大、炕头为尊,让客人到炕头倚墙抽烟,那是对客人的尊重。如果是晚辈人来了,老太太可不会挪地方,只是说:“抽烟自己装,找炕沿儿抽去。”

  男女抽烟各不同 老头总爱把烟袋搭在肩上,在外溜达。老头见老头,一般会说:“抽几口,唠唠嗑儿?”两人品尝着对方的烟,连说“好烟”,然后便扯起了“海篇子”(海阔天空地闲聊)。老太太出门光拎个长烟袋,不带烟口袋,到了谁家,谁家的人就得赶紧给装烟点火。路上遇见老头聚堆儿抽烟,就把大烟袋一伸,说句“装上,点上”,然后就抽着烟和老头们唠起了嗑儿。中年男人的烟袋总是别在腰带上,小媳妇总爱握着小烟袋找小媳妇“闹笑话”,大姑娘出门一般不拿烟袋,遇见小媳妇,让抽烟就抽上一袋。

  关东抽烟不论辈 关东人不像关内一些大家族,小辈在老人面前不能抽烟,关东人抽烟是不论辈的,儿子可以在父亲面前抽烟,孙子也可以在爷爷面前抽烟。

  送礼要送关东烟 关东过去有句俗语,“送礼要送关东烟”。旧时民间,走亲戚时常常要带上几把好黄烟作为礼物。亲戚收下后,马上搓点儿烟来品尝,并不住地夸赞。一般来说,每年新烟下来了,都要送给亲友、邻居品尝。烟,成了联系亲情和友情的纽带。

  歇气儿不过两袋烟 过去,“打头的”领着伙计给东家(地主)干活,到了歇气儿的时候,“打头的”便会说:“抽口烟儿,歇一会儿。”然后,伙计们便会放下手中的活,坐下来抽烟、唠嗑儿、歇气儿。“打头的”抽完两袋烟,便把烟灰一磕,烟口袋往烟杆上一卷,往裤腰带上一别,说:“抽完烟了,干活吧。”两袋烟的工夫,一般接近半小时,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了农村干活歇气儿的计时标准。

  地窨子周围种黄烟 老关东时代,闯关东的开荒人、看地的、放牛的、看山场的、打鱼的,住的都是地窨子或地窝铺。他们常常会在地窨子和地窝铺四周种上黄烟。因为野外的地窨子和地窝铺住进人后,就容易招耗子,耗子又招蛇,所以经常有蛇钻入。蛇不怕人,但怕烟味儿。因此,在地窨子和地窝铺周围种上黄烟,蛇就不敢进去了。

  缺医少药用黄烟 旧时关东民间缺医少药,人们把黄烟当成了一剂良药。困乏无神时,抽一袋烟,立即来了精神。要是谁牙疼,便抽上一口烟含在嘴里,过一会儿吐出,反复几次,直到牙疼减轻为止。不论大人小孩,受凉受风导致肚子疼、涨肚,便用烟袋油子或者烟叶贴上一贴。要是有人生了疮或者疖子,便贴上烟叶来止痒消肿。人们如果遇到外伤流血的情况,就随手摁上烟灰或贴上烟叶来止血止疼。在江河里淘金的人,双腿天天在水中浸泡,加之蚂蟥和蚊虫叮咬,经常发生溃烂,也会贴烟叶来治疗。

  (作者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萨满文化艺术委员会主任、长白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