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看伊通河塑造的长春城

时间:2018-12-18 13:31:17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看伊通河塑造的长春城

  ——到城市源头去追溯母亲河

2.jpg

  上世纪20年代,移到伊通河西岸的长春商埠电灯厂。杨洪友供图

03.jpg

  清末长春南关马市,从照片上看,即位于解放大路以南,全安街与伊通河之间。这里应是长春最早的市场。 杨洪友供图

  自古,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而孕育长春文明的无疑是被誉为“母亲河”的伊通河,从长春厅所在的新立屯,到长春老城所在的宽城子,都位于伊通河的两岸,伊通河与现代长春城的起源密切相关。那么,伊通河是以怎样的方式滋养和塑造着长春城,本期老长春,为您讲述伊通河与长春城的故事——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正如长江和黄河孕育了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伊通河也孕育了左家山文化。1985年,这处紧邻伊通河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一件石龙,经测定早于著名的红山文化玉猪龙,被誉为“中华第一玉石龙”,目前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此外,伊通河边还诞生了汉代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政权夫余国的后期王城和金代著名的黄龙府——农安县城。此外,依河而建的辽金古城还有很多,比如长春市宽城区奋进乡的小城子古城等。当然,伊通河还孕育了一座富饶美丽的城市——长春。

  “南关大街”

  伊通河边的长春最早街道

  清代,长春一带属于蒙古王公领地。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一群群流民从直隶平泉、建昌等地取道赤峰,绕过柳条边门,选在伊通河西岸与黄瓜沟之间平坦之地落脚安家,并将这里取名“宽城”,俗称“宽城子”。之所以称为“宽城”,可能是由于早期的很多居民来自今天的河北省宽城县,即当时的宽城驿,他们用原住地的名字来称呼这处新家。也有学者认为,“宽城”为南北窄、东西宽的城镇之意。不管怎样,依河而建、伴河而生的宽城子迅速发展起来,并于清嘉庆元年(1796年)出荒立市。

  据文献记载,长春老城是由南关大街、头道街直到四道街组成的。由此推断,长春最早的街道应是伊通河边的“南关大街”,即全安街,也就是今天亚泰大街的一部分。全安街呈东北-西南走向,与其东北街口相连的,一条是后来长春最为繁华的南大街,另一条则是向东越过伊通河的大道,通往长春厅衙署所在地新立城、省城吉林和奉天(今沈阳)。

  据记载,从清代长春一带开始垦荒起,宽城子就有了全东北著名的马市。直到清末,这个马市仍在,位于全安街与伊通河之间。据推测,这里应是清嘉庆元年宽城子“立市”所在地。全安街两侧,理所当然就成了长春人最早的落脚点和聚集区。此后,长春老城才沿着南大街不断向西北方向扩展。

  清嘉庆五年(1800年),清政府在今天的新立城设立长春厅衙署。清道光五年(1825年),衙署迁到当时长春厅境内最大的城镇宽城子。当时的宽城子已经有了西四道街,五条街与南北大街构建了长春老城的骨架,居民已达2000多户。

  “城不过河东”

  伊通河对长春城的保护和限制

  成为厅治所后的宽城子,还未被称为“长春”,官方称之为“长春厅城”,到清末才简化为“长春”。当时的伊通河在厅城东侧流过,因此,被长春人称为“东大河”。东大河不仅孕育了长春城,还是这座城的天然屏障。清同治四年(1865年)八月,马傻子农民军攻打长春城时,恰好赶上伊通河涨水,长春城因此得以免遭战乱之苦。随后,长春人所建的护城河,一半以上利用了伊通河及其支流黄瓜沟。

  在近百年的发展中,不管是在官府眼里,还是在普通人心中,伊通河都有着重要的地理意义:第一,它是恒裕和抚安两乡的地理分界线。第二,它是城镇与乡村的分界线。如果过了东大河,就相当于出城到了郊区。每当长春厅新任通判或长春知府上任时,多数都要从省城吉林前来,而前任长官都会带领文武官员到“伊通河南”迎接,即“郊迎”,以示隆重和尊敬,再加上各界人士,可谓“车马拥挤,实极一时之盛”。第三,从城市发展角度看,在最初的一百多年间,长春厅城就在黄瓜沟与伊通河形成的三角地带,自觉地向西、向北扩展,基本不会越过这条大河。甚至到了清末也是如此,似乎存在着一个“城不过河东”的法则。比如,俄国修火车站是在河西岸,日本设立“满铁附属地”在河西岸,商埠地从最早规划到后来建立也都在西岸老城北。河东,只有南关桥外的小部分区域,借助南关大桥的通行便利,才得到一定的发展,如距南门约一公里的小南岭等村屯,才有几家商号。清宣统二年(1910年),清朝要推行自治,建立城镇乡三级议事会,长春自治筹备公所在界定长春府城东边界时,也基本上以伊通河为界,只将南岭等小村子纳入。唯一例外的是清末所建的吉长铁路长春站,孤悬河东,这也是由诸多因素造成的,但它开辟了河东城市建设的先河。

  伪满时期,伊通河东也只有部分地区被开发。这种地理因素对长春城市空间发展的限制,直到解放后才完全被打破。这种限制虽然受生产力发展的制约,但与人们的心理作用也有一定关系。伊通河保护了长春,但在客观上也成为长春向东扩展的阻碍。所以,伊通河是一条地理界线,也曾是长春人心理上的一道界线。

  由于河东一马平川,极目所见便是今天的净月一带。按照惯例,河边是庙宇祠寺的首选地。长春最早的关帝庙、东大桥边的龙王庙,以及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修建的长春文庙和学署,都距伊通河非常近。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长春知府王昌炽将原在关帝庙内的魁星楼移建到文庙前的伊通河边。该楼建成后,王昌炽曾夸耀说:“膏雨时澍,熏风徐来,清溪环流,万山遥映。”他还希望长春士子来这里登楼眺望眼前的山河,“务发奋以自强,勿拘迂之是涸”,即思想解放、转变观念之意。他还要求士子们“为中华而吐气”,这在今天仍有进步意义。

  沿河建起的工厂

  百年前伊通河的开发与利用

  河流的运输能力,是其价值的重要体现。史料记载,康熙年间,清朝筹备雅克萨之战,曾利用伊通河运送过粮食等军用物资。虽然后来河道淤积,航运能力大大削弱,但仍然可以用来输运货物,“每逢河水大涨,常有船只往来”,运输货物。从长春出发,可直通吉林和新城、农安一带。1915年的《盛京时报》记载,有一名保卫团分所所长带人在夜里拦截货船,“将各船丁捕去十余名”,每船要“出捐钱二十吊”才能通过,结果被船丁控告到县署。从这些数字看,当时货船的数量和运量都是比较大的。而到了冬天,河水结冰,这条河道又成为天然的公路,上面“粮车蜿蜒,终日不绝”。大量粮食送到长春后,再借助火车转运到外地。可以说,伊通河是长春农业的一条生财之“道”。民国时期,东北筹边使章太炎还曾提出在伊通河与东辽河之间开挖运河的宏大计划。

  19世纪末20世纪初,借助铁路的修建,俄日势力开始进入长春,他们也都把目光盯在伊通河上。俄国最先将宽城子火车站的水源地设在伊通河边的团山堡,伊通河从此开始供应工业用水。随后,日本“满铁”在二道沟一带建设火车站时,也感叹“长春地方因河水甚少,凡火车所用之水供给甚难”,于是请工学博士中岛专门来长调查水源。经过探查,中岛认为“只能自伊通河用器引水到长春车站,始足供给”。于是,“满铁”火车站的水源地也建在了伊通河边。清宣统年间,吉长铁路长春站也考虑到取水问题而建于伊通河东岸,但因离河过近,在伊通河发生洪涝时,其新建大楼被淹,楼内“水深曾四尺有余”。

  “满铁”对伊通河的索取,并不仅仅是车站用水,他们还派出工程师,在伊通河上游勘测建厂,开设了长春电灯厂。为抵制日本势力入侵,倡导实业救国,清宣统二年(1910年),时任吉林西南路兵备道的颜世清在今天的道台府东侧、伊通河支流头道沟南岸,筹办了商埠电灯厂(即小型发电厂),并于次年开始发电,这是长春第一个独立官办工业企业。到1919年,随着长春城内人口增多,头道沟污染极为严重,商埠电灯厂决定移建到取水更容易的伊通河西岸,并在1923年1月8日重新开始发电。

  除了商埠电灯厂,长春人还不断探索开发利用伊通河。1923年7月,“农业毕业生”陈明哲在伊通河上“研究水磨已有成效”,并在长春招积股本,想办一座水磨面粉公司,还被当时的人们视为中国“实业上之一曙光”。1930年,长春市政筹办处曾计划投资20万元,铺设水管,创建长春市自来水公司,其水源地设在南岭大佛寺附近,距伊通河只有几百米。

  无论是清代,还是民国时期,伊通河水患都是困扰长春城的一大难题,民国时期,治理伊通河的呼声甚高,但那时的官府不管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不可能予以治理。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伊通河的治理。特别是近年来,治理力度空前,成效也极为显著。伊通河彻底变害为利,成为长春人名符其实的母亲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