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我记忆中从无到有 从模糊到清晰的绿色长城

时间:2018-11-29 15:36:43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柳条边——

  我记忆中从无到有 从模糊到清晰的绿色长城

01.jpg

  清代杨宾撰写的《柳边纪略》。资料图片

  口述实录

  东北大地上绵亘了一条300多年的绿色长城——柳条边,今天,这已是人所共知的历史常识。然而,在媒体传播并不发达的时代,民间对柳条边的了解非常有限,那么多因柳条边而得名的村庄及所在,虽被百姓口口相传了一代又一代,可其间,又有多少人明白它们的来历和背后的涵义呢?

  在长春,与这条著名的绿色长城渊源最深的莫过于九台,而今年80多岁的王玉玲老先生,正是九台人。此外,他还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但他年轻时,由于资料所限,对柳条边的认识也非常模糊,老先生一步一步认识柳条边的过程,从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民间对这条绿色长城普遍的认知。

  口述 王玉玲 整理 赵娟

  我的家乡九台,和柳条边的关系非常密切,据记载,九台市周边因边而名的乡、镇、村、屯就有将近五十处之多。今年8月,我参观了九台城子街“柳条边遗址”纪念碑。这是一块高1.5米,宽80厘米的石碑,正面镌刻着“柳条边遗址”五个大字,碑矗立在杂草丛中,碑东侧五六米处有一条宽约七八米、深约2米左右的土沟,这应该就是柳条边的边壕了,干涸无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关于柳条边的物证。而此前,从年少时起,关于九台和柳条边就有很多传说,很多与后来了解的历史完全不搭边。

  九台以前的名称叫“下九台”

  “边里”“边外”有区别

  上世纪40年代,我家在九台郊区的乡下,距县城只有八里路,当时购买生活用品都要进九台城赶集。那时的九台叫“下九台”,火车站的门楣上刻着“下九台火车站”几个宋体黑字。从火车站往东大约一千米后,再向南约1.5千米后,称“上台子”,这就是“上九台”。

  解放前,我家所在的地方叫“边里”,我们就是“边里人”。往西边杨木林子以西叫“边外”,就是现今的四家子、吴家店、聂家等地,我们把那地方的人称“边外人”。现在想来,“边”自然和柳条边有关,但当时却不知道原因,小小年纪的我,从乡亲们的价值观中直觉地认为,“边外人”似乎有些可怕,他们与我们口音不一样,处事习惯也不一样。后来,我的一位堂哥娶了一个边外人做媳妇,屯中都有议论,说她“外”。

  那个年代,汉族人把满族人叫“在旗人”或“满轴子”。我就想“边外人”可能和“满轴子”一样吧。当时的老百姓都说“边里”“边外”,但几乎没有人去想“边”究竟指的是什么。

  对“柳条边”“九台”的初认识

  “烽火狼烟”防外敌

  上世纪50年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家乡的了解也慢慢多起来,我第一次听到“柳条边”大约是在那时候。但当时并不知道柳条边的历史背景,但在家乡却流传着关于它的民间传说。

  这传说说的是大清帝国与北方的沙俄经常有战事,为防御沙俄南侵,清政府挖了一条沟,修了一道土墙,栽上柳树,这就是“柳条边”。沿“柳条边”堤分段建筑土墩子,做了望用,这就是“边台”,“边台”类似长城上的瞭望台,有观察敌人的作用。当驻防的军队发现沙俄来袭,就点起柴火和狼粪,冒起黑烟,这叫“狼烟”。以狼烟为信号,一台传一台,全边线都点起“烽火狼烟”,军队见烟立刻布阵,准备打仗。而九台处于边墙上第九个烽火台,故得名“九台”。

  因为这个传说,在我当时的印象中,家乡九台也变得神圣起来,它原来是一处军事要塞,平时驻兵把守。我简单的头脑中,认为家乡“九台”小城虽然不大,但地理位置却非常重要,虽不繁华,但集八方商贾往来,实在是一处风水宝地。这种对“柳条边”和“九台”的看法,在当时的民间非常流行,一直让我糊涂了30多年。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接触家乡史料,我才对九台和柳条边有了真正的了解。

  “边台风”引发的考证

  对“柳条边”“九台”的再认识

  上世纪90年代后,在家乡文坛上刮起了一股讨论“乡愁”的“乡风”,人们把“柳条边”和“九台”联袂各取词尾称 “边台”。于是,兴起了温馨的歌颂家乡的“边台风”。当时,本地的文学界、音乐界、美术界等以“边台”冠首的作品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可见。

  这时,有专家开始考证“九台”来源的,此后,我对“九台”的糊涂认知才逐渐被澄清。我知道了家乡“大九台”之前应是辽史的组成部分,汉族不是土著,而属于移民,与土著的契丹、蒙、满等融合,点缀了松辽大平原的文明史,也塑造了九台。清朝文人杨宾著有《柳边记略》一书,这是一部完整记载“柳条边”的史书,九台的来源,我也从中得到答案。

  据记载,柳条边是一条用柳树条做篱笆修筑的封禁线,又名“盛京边墙”,也叫“柳墙”“柳城”“条子边”,始建于清朝崇德三年(1638年),清康熙二年(1663年)基本完成。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东北放垦弛禁,清咸丰十年(1860年)废弃了柳条边墙。

  清室建“柳条边”的初衷是“保护满族龙兴重地和独占东北”的经济利益,限制各族人民往来,特别是防止满族汉化,保持满族的骑射习俗。清政府就在盛京(今沈阳)、宁古塔和内蒙古的几个行政区的分界线上修筑了柳条边。因修建时代先后,分老边和新边。

  老边称盛京边墙。南起凤凰城西南,北到开原附近的威远堡,再折而向西南直到山海关与长城相接,长1950华里。新边,从威远堡向东北方向修到吉林北法特哈,长690华里。

  柳边墙为高3尺、宽3尺的土墙,俗称“边墙”。外侧挖深8尺、宽8尺、底宽5尺的墙沟,俗称“边沟”,引入河水。在边墙上每5尺植一棵柳树,再用柳树条横着把相邻的柳树系起来,就成了“柳条边”篱笆。柳条边“边里边外”由“边门”通过。康熙最初设计为21个边门,展开后建成20个,老边16个,新边从南向北设4个边门。每个边门有边丁把守,出入需持证件方可。沿柳条边走向设“边台”,共168处。数百个水口(为过河的桥)。新边头台(第一个边台)为舒兰县境内的法特乡东12里的头台村,二台为法特哈门。进入九台县境内为三台至九台,分别为城子街乡的三台村、四台村。今在城子街的柳条边遗址应该是第四座边台,石碑东侧的土沟即为当时的“边沟”。再向西为五台屯在德惠县境内,又折向九台县为六台村、七台村、八台村(此二台在苇子沟乡),到九台。

  据《柳边记略》记载,初始九台不过是几户人家的小屯子,因边台而居民渐增,逐渐发展成后来的九台镇,边台和丰堆用来看守和了望及对边台的维修。如此看来,边台的确有了望军情的作用。驻守的人员称“边丁”,即差役,老百姓叫他们“边耗子”。

  清朝修建柳条边工程是较大的,有绿色长城之称。一方面它保护了清朝皇室的“龙脉”,阻断了满族与其他民族(特别是汉族)的来往。另一方面,它却阻碍了各民族的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和,限制了文化发展。所以到乾隆年间柳条边就废弃了。这才有了大批汉族人闯关东的浪潮。

  至此,我终于对“边”“柳条边”“边里人边外人”“边台”“九台”等这些从小时候就再熟悉不过的词有了更深的了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