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百年前长春的婚变故事

时间:2018-11-12 10:42:03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2.jpg

  清光绪年间的休书。(杨洪友提供)

03.jpg

  男女双方取消婚约时,要出具退婚书。图为男方因无法为儿子迎娶,而向女方出具的退婚书。 (杨洪友提供)

  爱情美满,婚姻幸福,是每个人的追求。自古以来人们在结婚的时候都追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理想状态,百年前的长春,人们结婚时,婚书上也有对婚姻的美好祝福。但世事难遂人愿,定下的婚约,当事人会在什么情况下不愿意执行?女子对父母定下的结婚对象不满意会怎么做?当时真实的“休妻”,其实也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本期《老长春》,我们就来说说——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据记载,百年前的长春人,重信义守宗法,往往只在买卖产业、租种土地等重大事项时会立下文契,在一些并不大的事件上,多数是口头契约。有人借钱即使数额较大的,也多是口头契约。但男女订婚,会有婚书和媒证,可见人们对婚约还是非常重视的。而悔婚是指两方已经订婚,过了聘礼的情况下,一方或因对方人品问题,或因对方家庭条件发生变化,而撕毁婚约。当时长春的满族和汉族人,有记载的“动辄悔婚”的现象非常多,甚至被当成一种民俗写进志书;而回族女子的婚姻,往往一经其父应允,就不会再改变了。

  长春厅曾上演真实版《孔雀东南飞》的爱情悲剧

  据志书中记载的百年前长春的“悔婚”事件,多与一方嫌贫爱富有关,而“父亲”在这类事件中通常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据《吉林通志》的记载,清代,当时的长春厅有一个梁姓女子,非常美丽,从小就许配给“同里王氏子”。但王家非常贫穷,拿不出聘礼,于是婚期一拖再拖。而附近有个姓孙的财主,为富不仁,垂涎梁姓女子的美貌,就给这位女子的父母送了一大笔钱,提出要娶其为妾,可能是梁父嫌贫爱富,居然同意了。结果这事情被女儿知道后,她心知不能说动父母,于是就跑到未婚夫家,两人商量后,双双逃离了长春,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孙财主的魔爪。看到自己天天惦记的美女无法得到,孙财主就跑去长春厅,起诉了梁家。当时的长春厅通判不但受理了案子,还判定王家拐逃民女,要求梁姓女孩“复归孙某”。孙财主当然万分高兴,并迎娶女孩。没想到,梁姓女孩性情十分刚烈,在结婚的那天晚上,自缢而死,上演了《孔雀东南飞》中女主角刘兰芝的爱情悲剧。

  《长春县志》曾就此事评说,梁姓女孩是因为被强迫而归入夫婿家,不能称为私奔;而“婿与已聘之妻走避强梁”,而孙财主恃财肆暴,“强谋娶已聘之女为妾,其罪已无可逭”;还说像孙财主这样的人,应该绳之以法。而此案却将人判归给孙财主,当时的长春厅通判是何等的昏庸。

  发生在民国初年的悔婚事件

  到了民国,悔婚事件也时有发生,1916年12月,当时的报纸曾报道,住在长春城内西关的郭尚福,早年将其女许给了雷景云的儿子为妻,双方立有婚书,还有媒证,结果雷家后来衰落了,于是郭尚福就想退婚,尽管双方再三协议,但雷家就是不同意。结果,郭尚福家人及其女一并潜逃。这事成为当时的重大新闻。

  上述事件是民间的自行解决方式,当时还有因“悔婚”而闹上法庭的。据当时的媒体记载,长春城内的一家民户,男主人已经故去,其当家人为葛孟氏。这位母亲为儿子从小就“定妥杨赵氏之女桂容为媳。”但当时杨家很贫寒,葛家认为杨桂容是自己家未来的儿媳,应该好好照顾,于是小桂容就被接到葛家,养育了数年。等桂容长大后,她父亲却撕毁婚约,把杨桂容领回了自家,还准备将女儿嫁给其他人家。数年的辛苦付出,葛孟氏当然不会同意这种结局,找上杨家,向其要人。后来这件事还惊动了许多邻居,劝解之下也没有得到解决,双方又扭打到巡警局,结果被警察转送法庭讯办。

  另一个例子则体现出当时门当户对这一婚姻观念的残酷性。长春西三道街住有赵庆祥一家,他的儿子与董鹏云女儿结下婚约。董鹏云家资宏富,在长春也算是个名人。让人想不到的是,赵家的男孩遭遇不测,被人推入井中淹死了。失去儿子的赵庆祥悲伤之下,也可能是听人传言,就到警察厅四区报案说:董鹏云嫌贫爱富,但碍于体面,不能直接退婚,于是暗中使人将我子投入井中致死,以期达到离婚之目的。涉及到人命,警察四区的区官也不敢做主,立即上报给警察厅。警厅一面传唤两方进行审讯,一面派出多名人员调查,最后判定赵家的控告为一纸空谈。从当时的社会现实,董鹏云为回避舆论压力,也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但毫无凭证,我们无法断定。双方订婚时欢天喜地,最后的结果翻转太大,实在是超过想象。

  上述悔婚,只是家长的决定,到了民国时,随着新思想的传播,女性自主意识增加,也有女性为争取婚姻自由而抗争的事情。《盛京时报》就记载了一起女子“跃车丧命”的悲剧。事件发生在从长春开往吉林的“吉长路第五次票车”上,在火车快到卡伦车站时,突然有一名身着艳装的女孩跳下火车,当时“首部着地,头骨四张,脑浆迸裂,立时殒命”。

  后根据记者调查,这个女子住在长春西五马路,当天她是在嫂子陪同下,前往吉林结婚。大家都在车上料理行装,谁也没想到她会自杀。嫂子见她走出车门时,就抽身跟了过来,当发现这名女子要跳车时,已经来不及了,“救援不及,连带坠地,手头俱破,鲜血淋漓,但没有性命之虞”。这名跳车女子的自杀,在当时引发了诸多传言,“婚姻不自由,不能自主”的说法成为当时的主流。

  男性主导婚姻

  “休妻”权利也并不好用

  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离婚权掌握在男性手中,但男性也不能无缘故地休妻,休妻也是有条件的。当时奉行的是“七出三不去”原则。“七出”,即不顺公婆、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盗窃;三不去,则是女方无所归(没有娘家可以归属)、与更三年丧(为公婆守过三年丧事)、先贫贱后富贵。三不去条件下,男方是不可以解除婚姻的。民间俗语有“休妻毁地,到老不济”的说法,在长春史志的记载中,多数“休妻”行为是要受谴责的,官府甚至会按宗法判案,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进行一定的保护。

  清光绪末年,在长春府西北,距离长春城三十五里的一个屯子里,有一个姓姜的男子,平时“素行不法”,整个家族的人都怨恨他,乡邻对其所作所为也极为不齿。后来这位年青人 “无故休妻”。他的祖父对此进行数次劝解,但根本不起作用。这位老人家据此得出结论:“以此孽根终为家累”,于是带领族众“将舛孙打死”。打死的当天,这位老人家就来到长春城,向知府禀明原因。当时的媒体评论说“想太守亦无非存案而已”。也就是说,这种因休妻而导致的长辈处死家人的行为,是极为正当合法的,太守只会将这件事作为一个案子记录下来,而不会对姜姓老人家进行惩处。

  清宣统年间,长春城内有一个名叫林维斗的人,原是山东栖霞县人,后来到长春入籍。他在长春取得很不错的功名——优贡。在清代,优贡是很难得到的,其成色并不比举人差。要3年才选拔一次,在吉林省,必须由奉天学政,即东三省主管教育的官员,在吉林省各府、州、县的在学生员,即上学的秀才中选拔文行俱优者,然后与吉林将军会考核定后确定下来,送入京师国子监继续深造,也就是直接具有了功名,这是正途出身,可以像举人一样出任官员。

  按理来说,林维斗身为优贡,应该知书达礼,但他人品低劣。他把老母和嫡妻抛在脑后,扔在山东老家,多年不管不问,自己在长春“娶二美少,甚为宠恋”,生活十分美满惬意。而且还在官场谋了一份差使。清宣统元年,林维斗的妻子在他侄子的陪同下,到长春寻夫,“乞其蓄资回家,以孝养婆母”。但怎奈林维斗竟毫不理会。无奈,林妻将其告上法厅,当时长春知府是孟宪彝,他亲自堂讯,要求林维斗若能脱身,就急速回家定省;如果不得脱身,除了给妻子等人拿些路费钱,再带洋二百元回家,以资孝养老母。没想到林维斗不但不同意,还当堂诋毁妻子,要休妻,说她和自己的侄子一路北上,双方一定“有染等情”。孟宪彝听罢大怒,直指其人品不端。林维斗被骂得狗血喷头之后,自知理亏,才唯唯而退。从此也断了休妻的想法。但他抛弃糟糠之妻的行为,不仅被当时的人耻笑,还被媒体报道加以批判。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