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百年前的长春人是怎样结婚的?

时间:2018-11-08 08:53:07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02.jpg

2.jpg

  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在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上,更是尤其重视。自古以来,人们结婚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礼是不可少的。而长春作为移民城市,自1800年长春厅建立,从关内和辽宁等地有很多移民来到这里生活,经过百年发展,又形成了自己的风俗特色。那么,百年前的长春人结婚有哪些礼俗呢?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男女要结婚

  媒人很重要

  长春原为蒙古荒地,清代借以开垦养民,汉族移居到此的居民与吉林仅隔柳条边,因此,结婚仪式与满族人没有什么差异。当时的人们是极少有自由恋爱的,要结婚的两个人需要媒人从中说和。一般来说,男方家里要向女方家里求婚,需要托女家亲戚或至交好友,带上礼物,去女方家里提出男方家的想法。当时最常用的礼物是果匣。当然,也有女家想和男方家结亲的,程序也是一样。此外,也有人看到男女双方门当户对,主动出来做媒的。媒人在当时很常见,今天多数人已经自由恋爱,大部分青年结婚,都不用媒人了。但在30年前的长春农村,还保留着百年以来的传统,即使男女双方自由恋爱,双方家庭也会找一个至亲好友来做媒人,双方的许多事情可以通过媒人来沟通和传达。

  结婚前要“问名”

  “八字”不合怪女方

  媒人表达来意之后,如果双方首肯,女方父母就将女子出生的年月日时(俗谓之婚姻单)送于男家,这在古代叫“问名”。然后男女会请勘舆家进行推算,看看双方命运是不是相合,女命与男命有无冲克之处,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合八字”,也叫批八字。至今,民间还流传着诸如“金鸡怕玉犬、白马怕青牛”等等说法。即使男女双方八字相合,男女双方的婚单还要“附灶前三日”,看双方是否顺适。如果这三天里,男方家里有损坏家具、灾难口舌等事发生,往往归罪于女方,这亲便很难结了。当然,这很多内容既带有迷信色彩,也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是当时男女不平等的体现。

  聘礼丰俭不由人

  “最陋习俗”由来已久

  顺利经过试验,没问题后,媒人再到女家议聘礼,这就是古代的“纳吉”之礼。男方给女方送聘礼,双方正式定亲,所以,这份聘礼也被称为“过定礼”,这就是古代婚姻“六礼”中的第一礼,称为“纳采”,也是全部婚姻程序的开始。古代“纳采”的礼物只能用雁,但后来就逐渐变成金钱和物品了。

  百年前的长春聘礼数量,是没有定量的。或女家所求不奢,或男家认可多花。从志书记载看,百年前的长春,大家都非常“注重聘金”。《长春县志资料》曾记载,长春“上等社会所求尚属轻微,亦不过一斤银子、八对单布、一猪单酒而已。但是中下等人家每嫁一女,就会向男方索要巨资作为聘礼。再加首饰、衣服等物,甚至十数万吊,男家愈贫则愈烈”。当时,《盛京时报》曾就此评论说“吉林婚姻,多买卖式,每聘一女,先定羊钱十万八万,无者则不谐矣。比至结婚统算之,非有二十万吊吉钱,不能人到家也”。结果导致贫穷的人家都不敢跟人提结婚的事情。当时具有进步思想的士绅,称这是“最陋之习俗”。1912年,中华民国刚刚建立,长春城议事会的议员们就对此问题提出议案,要求改良婚嫁,将这一“旧时恶习一律革除,使国民生齿得以从事实务”。由此可见,这一习俗对普通家庭的影响是很大的。

  当然,双方订婚后,甚至是操办婚礼前,也有因悔婚而退还聘礼的情况。即使结婚,如果女方提出离婚,也要退还聘礼。根据当时的报道,民国初年,长春的一个家庭夫妻离婚,女方要退给男方2700千吊,合白银七八百两之多。这种婚姻,也因此被称为买卖婚姻。曾有一首吉林风俗打油诗,对此有生动的描述:“生张熟李结姻缘,先定羊钱几万千,不怪世人视生女,真能致富换良田”。

  这种情况历经百年,如今仍普遍存在,情形几无差别。近年来有人统计出各省结婚彩礼动辄几十万,是一般家境的人家很难承受的。如今,男方娶亲,父母不仅要拿出几万十几万的彩礼,此外,还有“三金、住房、轿车”。很多家庭聚亲一次,就负债累累。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彩礼,并不是给女方父母家,而是由小两口拥有。这也导致不少父母在给儿子娶妻后,背上重债,不得不远走他乡去打工还债。这种行为,其实也是一种啃老行为,理应革除。

  婚前要“试婚”

  迎娶“说道”多

  今天年轻人说的“试婚”,是要试试双方性格、习惯究竟合不合适,这在百年前的长春,也以另一种情形存在。双方交过定礼,就意味着男女定亲了。在吉林省,结婚之前的日子里,女子一般会在春秋两季,被送到婆家居住,或三月或两月,时间不等。这被称为“住熟识”。

  之后就是结婚,这一般都是男方家提出,男方家准备一些礼物,送到女家。就是古“纳征”的意思。然后,男方就会定下一个吉日 ,让媒人通知女方(即古“请期”,俗曰“问娶”)。如果女方同意,就开始预备迎娶工作了。一般在婚期前十天,男家须将一切聘礼,如布帛、彩衣、首饰、猪酒等,派媒人如数送到女家,并协同年长妇一人持剪刀为女子剪衣一件,也有做样子、走形式的,俗谓“开剪子”,也称“过大礼”,满语曰“送乌林”。这些聘礼都要列成单子。

  到了结婚这一天,男家门前请鼓乐,热闹非凡,新郎身披彩红,头插金花,乘马或轿,到女家亲迎。如男家距女家距离远,新郎则要前一天到女家,留宿一宵,第二天早上,迎新娘回家。若距离较近,便于前一日乘马或坐轿,在大街游行一圈,俗曰“亮轿”。也要到同村居民家按户叩拜,俗称“拜庄”,这一程序多有走形式的。到第二天去女家迎娶。如果距离更远,男家就需要在邻近村落打下一处,女家于前一日将新娘送至此处,俗曰“送娶”。如往返途中遇到其他娶亲的人,新郎需要与其交换一件物品,然后继续向前。在归家的途中,要是遇到水井、墓、庙宇等,需要用红毡“障之”,今天有人结婚,会用红纸盖住下水井盖,正是这一习俗的延续。

  合卺前要“坐福”

  新娘亲朋“吃筵席”

  新娘入门后,选择吉方下轿,由娶亲婆同少女两名,搀扶下轿,地上铺着红毡。新娘头上顶着盖头,胸前负铜镜,到香案前肃立,与新郎一起跪拜,曰“拜天地”;然后新郎在前,新娘抱宝瓶跟随,瓶内装满红粮、杂豆、铜钱,门限上安置马鞍一具,让新人从上跨过,(取平安之意)。门内左右侍立着一对童男女,手持枣栗等物,向新娘洒之(取早立子之意)。等进了洞房,新郎揭盖头后,放在怀中,俗曰“抓盖头”;然后上床绕行一周,新娘即坐帐,俗曰“坐福”。家人持糖水交饮之,意思是使新郎和新娘日子甜美,口不出恶言。

  如今人们结婚,虽然省去了拜天地等旧俗,但类似“坐帐”等还一定程度地保留着;也有一些习俗经过改良保留下来,如向新娘洒枣栗等物,变成了洒彩纸、彩带等。几十年前的长春农村,有向新娘洒五谷杂粮时,抛洒的人扔得非常重,新娘甚至有被打哭的时候。于是,送亲的人在新娘下车时,就给她披上一件毛朝外的羊皮大衣,以防新娘受伤。

  新娘在“坐帐”后,就佩戴整齐,与新郎行合卺礼,并食水饺,由新娘之弟或侄坐陪,曰“管小饭”,亦曰“配亲”。中午时分,新娘家亲朋来到新郎家,享以盛馔,并由新郎按席行跪拜礼,新娘的亲戚要赠钗饰、银钱,曰“管大饭”。出嫁那天,女家的亲戚叫“新亲”,也由邀请亲族数十人一同来的,名曰“吃筵席”。而女方家赠嫁丰俭,根据自己的实力来看。

  从程序上说,今天已经不存在管小饭、管大饭,但新娘之弟或侄做陪还是有的。等到送亲人走后,新娘下床,和新郎一起拜舅姑及亲戚中辈分长者,并分别装烟(当地出产之叶子烟)。长辈各赠银钱,多寡不等(俗称“装烟钱”)。第二天,新娘和新郎祀灶拜祖后,新娘以女红献给公婆及家中长辈。这叫“散箱”。而临嫁时,新娘自家亲戚各赠钗环、陈设等物,就叫“添箱”。

  婚后,紧接着,就有“七日回门”、“住对月”、“归省”等说法。所谓“住对月”,就是结婚之后一个月,女方要被接回家,住上很长时间。这一习惯在几十年前的长春农村仍存在,现在已基本消失。“归省”,指的是结婚一年之内,新娘归省,如果逢清明、腊八、立冬等日,都要送回男家,或邻近的亲戚家,以避忌讳。

  民国流行新仪式

  婚书要交印花税

  民国年间,因为社会进步,许多人倡导“婚制改良”,在长春城中的许多士绅间,也流行有采取最新仪式者。“惟男女学生之结亲,固无论城乡,则均行文明婚礼”。所以,当时的志书作者曾感慨说:“移风易俗责任在青年”。当时的文明婚礼,和今天已经差不多了。一对新人也由伴郎伴娘(当时称为“男宾相、女宾相”)相陪,主婚人、证婚人、介绍人都要上台,然后证婚人向一对新人宣读婚书,然后大家都要在婚书上“署印”,其中新郎和新娘的署印,是由伴郎伴娘完成的。此后新郎和新娘交换礼物、三鞠躬等。与今天的结婚证不同,一是当时婚书上,还写有聘礼数量。二是部分婚书还有婚姻誓词,用语是极为浪漫的,比如“情敦鹣鲽,愿相敬之如宾;祥叶螽麟,定克昌于厥后”等,这让人们从中体会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精深和曼妙。三是在民国时候,官方为了增加税收,也把眼睛盯在了结婚上,即要求上交“婚书印花税”。要求凡男子订婚时,必须向该地印花处购买婚书三份,每份都要张贴印花税,还要交纳婚书税。这也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民国时的婚书上贴印花税的原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