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长春老兵回忆援助坦桑尼亚的日子

时间:2018-08-28 10:37:43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口述实录——

  1960年入伍的姜占立,在部队成长为一名军医。1984年,他以援外军事专家组的专家身份被派往坦桑尼亚执行军援装备修复任务。两年时间,他在长春的家人受到了组织很好的照顾,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在外执行任务。在那里,他不仅对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有了许多了解;也多次见到坦桑尼亚的总统、总理和军方最高司令,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更从当地百姓对自己和专家组的态度,看到我们国家在对兄弟国家援助过程中,双方人民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

  对自己的援外经历,年近80岁的姜占立老人谈起来仍感到十分自豪。但与他同期入伍的军队退休干部张汉武对记者说,当初姜占立去坦桑尼亚之前,战友们欢送他,其实心里是很没底的,援助非洲很艰苦,当地环境可以说非常恶劣,谁都不知道去了还能不能回来?本期《老长春》,就让我们来看看姜占立这位曾经的长春老兵,在坦桑尼亚经历的那些事。

  口述 姜占立 整理 赵娟

  1984年,我随援外军事专家组赴坦桑尼亚执行军援装备修复任务。远赴坦桑尼亚,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当时,激动兴奋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如今,30多年过去了,回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初到异国

  卫生和防疫工作是重中之重

  我们一行人远行万里来到坦桑尼亚首都,当时,坦桑尼亚的首都还是达累斯萨拉姆。在机场,我们受到坦桑尼亚军方司令的热情接待,并由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军方最高领导王首席(我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不设武官处)安排我们到“首席办”休息。

  第二天,王首席给我们部署了具体工作任务,讲了涉外工作的规定和注意事项,同时强调一定要做好防病治病工作,保证身体健康。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突击学习了斯瓦希里语。在坦桑尼亚,官方使用英语,斯瓦希里语是坦桑尼亚国语,当地人使用的都是这种语言。我们专家团有斯瓦希里语和英语两名翻译,目的是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保证任务顺利完成。

  随后由坦桑尼亚军方带我们游览了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达累斯萨拉姆市容整洁,建筑以五六层的楼房居多,也有少数十几层的高楼。坦桑尼亚在独立之前长期被西方国家殖民,建筑的风格基本都是欧式建筑。市区汽车很少,也没有看到有交警指挥交通,有趣的是,当地公交车的车门只有门框没有门扇,人们可以自由地从前门上车后门下车,很有秩序,而且公交车是完全免费的。我们首先参观了总统府,在总统府门前有两只大鸵鸟和两只孔雀,悠闲地在门前散步,看到我们也不害怕;之后我们参观了坦桑尼亚大学和艺术馆;最后,我们来到我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看到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心里非常激动,同时也感到强烈的骄傲和自豪。在大使馆门前专家组全体合影留念。

  我们的驻地在坦桑尼亚的席尼昂加,驻地四周用特制的铁丝网层层围住,大门有坦桑尼亚军方战士守卫,驻地内原来是坦桑尼亚运动员的住房,现在给我们居住。专家组按照一人一室的标准分配房间,室内的所有物品都是国产的上海货,米、面、油也都是由国内直接供给。我们到达的时候正值坦桑尼亚的旱季,放眼望去苍茫的大地一片荒凉景象,当地妇女大多较为肥胖,她们每天成群的光脚去很远的水塘取水,然后用头顶着水桶回家,非常辛苦;她们的衣服就是一块裹住身体的花布(后来得知这种花布是上海生产的),这块花布对她们而言很重要,白天是她们的衣服,晚上脱下来就是被褥,可铺可盖;当地的小孩子也都打着赤脚,孩子们除了雪白的牙齿外,周身黑得发亮,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非常漂亮。

  进入驻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打扫卫生。对所有房间进行彻底的消毒灭蚊,用从国内带来的明矾对饮用水进行沉淀过滤消毒处理。当天专家组所有人员都进行了防疫药品注射,因为当地是疫区,有2号病(霍乱)流行,同时还有恶性疟疾流行,所以我首要的任务是保证所有人员的生命健康安全。当地水质极差,饮用水是从十几公里外的小型水库引过来的,水质浑浊污秽,伴有大量泥沙和其他杂质,因此,我规定:必须饮用经过滤消毒处理过的开水;同时不允许吃没有经过消毒的水果;不吃剩饭剩菜;坚持分餐制;坚持饭前便后洗手,严把“病从口入关”,在为期两年的执行任务期间,由于我始终坚持让所有人必须遵守以上各项规定,没有一个人患腹泻病。为消灭蚊虫,我和肖翻译去过很多兄弟单位寻求帮助,包括去外国人那里求援,使用了多种国外灭蚊产品,使灭蚊效果始终保持很高的水平,两年间无一人患疟疾,保证了援外任务的顺利完成,大使馆的领导对此非常满意,多次给予表扬和鼓励。同时,坦桑尼亚军方司令对此也非常高兴,赞扬我们的工作成绩,举起大拇指说“谢谢,你们是真正的朋友”。

  亲历和见闻

  见证和体味两国的深厚友谊

  在基地工作的专家组同志,每天都会去基地忙碌,手把手教当地的黑人徒弟。黑人徒弟每天没有早饭这一说,只是在九点左右“喝茶”,这所谓的“喝茶”就是他们的早饭,具体内容是一杯红糖水配两片面包,这直接导致黑人徒弟没法干重体力活,我们的专家面对现实,不嫌苦不嫌累,主动承担繁重的工作,对黑人徒弟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地教授知识和经验,使黑人徒弟很快成长为技术能手,成了坦桑尼亚军方绝对的技术骨干,其中很多人后来还到北京留学进修,成了坦桑尼亚军方重要的技术中坚力量。

  在当地,随处可以见到中国产的凤凰牌自行车,人们骑着自行车上班、上学、去种地……当时,凤凰牌自行车在国内很难买到,这让我们很是羡慕,后来得知这里之所以有这么多凤凰牌自行车,也是我们国家无私援助的结果,这也成了两国友谊之花的象征。

  在坦桑尼亚,我与总统尼雷尔曾有过多次面对面的接触,他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最敬佩的是尼雷尔总统与坦桑尼亚人民亲密无间的和谐关系,记得有一次,尼雷尔总统在一次大型群众集会上讲话,我看到他就站在一个土堆上面,双手不断地比划着,笑着在讲什么,虽然我听不懂,但可以看到周围的群众都非常快乐,在他的四周,孩子们来回跑动嬉戏打闹,尼雷尔总统毫不在意,继续演讲。

  与坦桑尼亚的军方也发生过两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件是我们刚到驻地不久,一天肖翻译跟我说:“坦桑尼亚军方基地司令来了,让我向医生要避孕套。”我说:“咱们没有那东西啊!”我们专家组出国时的确没有带避孕套,坦桑尼亚当时国内不生产避孕套。没过几天,司令又来了,还是要避孕套,我通过翻译告诉他没有,但他不相信,我索性打开“诊疗室”所有医药用品的箱子给他看,这下他死心了,临走时用英语对翻译说:“太可惜了,一箱避孕套可以给你们一台大货车或者吉普车……”我和翻译只好无可奈何地苦笑。

  另一件事是司令有一天特意来到我们驻地,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们商量,通过翻译他详细地讲述了他认为特别重要的事情:给我们找女人!他有详细周到的考虑,他要到当地医院给我们找内外科的女医生或者女护士,并且不要传染病疗区的。对此,我们非常肯定而且坚决地告诉他:“绝对不行,我们有纪律。”司令表示非常遗憾,还不停地劝我们说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我们不为所动,表示这没得商量。

  坦桑尼亚是东非大国,1964年10月,取得独立后的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正式成立,但长期的殖民统治导致坦桑尼亚极度贫穷落后。在出国执行任务当初,我曾有过一些困惑,我们国家当时并不富裕,还有几千万人没有脱贫,却拿出这么多的钱和物去无私援助非洲,我一直想不通是为什么?等到了坦桑尼亚,对这个国家有深入了解后我明白了,相比之下这里才是真正的贫困落后,吃饭靠野果充饥的人不在少数,这使我想起了我小时候长春解放前吃不上穿不上、挨冻受饿的滋味。在坦桑尼亚,我感受到我们国家援助非洲的真诚,修坦赞铁路解决了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交通运输的大问题,造福非洲人民,派大批技术人员和医疗队来到非洲帮助这里逐渐摆脱贫困。这些帮助当然也得到了非洲人民的回报。

  我在坦桑尼亚期间,每当遇到老人和孩子,他们都会非常有礼貌地对我们说“您好”,同时会举起右手大拇指说“china毛泽东!毛泽东!”大使馆的同志告诉我们,在坦桑尼亚只有中国人才有这样的礼遇,坦桑尼亚人民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敬仰和感激,坦桑尼亚人民没有忘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他们的无私援助,帮他们建工厂、修铁路、盖医院和学校,还派大量援外人员来帮助他们,这些都在坦桑尼亚人民心中深深扎根结果;非洲兄弟不遗余力地支持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这就叫患难之交,这才是真正的友谊。

  驻地生活

  可以种植蔬菜和播放电影

  在驻地,我除了做好日常的医疗防疫和治病工作,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研究如何种植蔬菜上,我们从国内带来许多蔬菜种子,我选了十几种,有茄子、西红柿、豆角、黄瓜、冬瓜、油菜、苋菜、香菜、菠菜、韭菜、葱等,由于当地特殊的气候条件,使这些蔬菜在这里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生长特性,比如在这里茄子种植以后就可以多年一直生长,可以长到一人多高,茄子采摘后还会生长,这样种植一次就可以多年享受劳动成果了。不太好种植的是瓜果类,当地有一种害虫叫“果蝇”(果蝇身体呈米黄色,翅膀透明,头似蝇,体似蚁,尾似蜂针),黄瓜、西红柿只要叫“果蝇”叮一口就会整个腐烂变质;最不好种植的是菠菜,我种了五六次都失败了,天气实在太热了,小苗刚出来就被晒死了,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在菠菜上面用草搭建了一个三层的草棚,用来遮挡阳光,这样菠菜也种植成功了。我们用吉普车运来牛粪做肥料,还买来小鸡饲养,这样鸡蛋和鸡肉就都有了,足够我们自给自足,鸡粪还可以做肥料。我们通过一个做饮料生意的印度人在外地买了一头小猪,由黑人小伙恰力斯负责喂养,一年以后,小猪变成了一头满身肥膘500多斤的大家伙,由于当地人大多信仰伊斯兰教,从没有见过猪这种动物,常有周围的百姓和小孩子成群结队来看猪。后来,猪杀了,参观的人才不来了。我们只吃了一顿猪肉,其他的肉都给了那个印度商人,之后每次看到我们,印度老板都会说“谢谢,谢谢,亚洲老乡……”我们还用国内运来的黄豆粉和石膏成功制作了豆腐,我们专家组在所有援外组中伙食是最好的,坦桑尼亚总统、总理、军方司令经常到我们专家组做客吃饭,我们用丰盛的中餐和茅台酒招待他们,不论是总统还是司令每次都表示非常喜欢我们的招待,大家欢声笑语,亲密无间犹如一家人。

  由于当地条件限制,在援外的两年时间里我们既看不到电视节目也听不到广播电台的声音。我们能看到的和听到的是由大使馆送来的录像带和磁带,大都是国内春节联欢会和港台电影,磁带里大都是邓丽君的歌曲。平时闲暇时间,大家在一起下棋、打扑克;后来大使馆从香港为我们买来了麻将牌,并教会我们玩法,大家玩得很开心。更让我们开心的是由外交部信使团为我们带来的家人的信件,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家信就可以送到我们手中。对远在万里之外的人,一封家信的意义尤其重大,由信中得知我所在院校每月按时将工资送到我家里,过年时领导来家问寒问暖。使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安下心来完成好援外任务。

  在有电的时候,我们还经常用大使馆配发的小型放映机放电影,像《地道战》《地雷战》等电影我们就经常放,负责保护我们驻地的坦桑尼亚士兵每逢放电影都要和我们一起看,虽然他们既听不懂也看不懂字幕,但是他们仍然非常喜欢。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地道战》《地雷战》这两部电影,每次看到高兴的地方,他们就会手舞足蹈地跳起来。

  有时候坦桑尼亚军方会邀请我们去看当地的歌舞表演,男人们手拍打非洲鼓,嘴里不停地唱着,妇女们光着脚在土地上欢快地跳着当地的民族舞蹈,不论是表演者还是观众都洋溢着无比的欢乐情绪,看着他们发自内心的快乐歌舞,我们也不由自主地高声为他们欢呼喝彩。

  美好回忆

  在坦桑尼亚的奇特见闻

  在我们驻地院子里的香蕉树上有一种叫“变色龙”的当地动物,它的头似蛇,身体像鲫鱼,四个小爪子,尾巴和老鼠很像,行走时左前和右后爪抬起,然后再右前和左后爪子抬起,非常独特;当它爬上树干时,它的皮肤会变成树干的颜色,在地上时又会变成土地的颜色。我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动物,对它这种特殊的本领赞叹不已。

  在坦桑尼亚我还第一次吃到了芒果,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问北京时,给毛泽东主席送的礼物就是坦桑尼亚产的芒果,这种芒果的确好吃,果实饱满香甜无比。我们还参加了一次坦桑尼亚的“国宴”,基本上都是西餐,不过也有坦桑尼亚风味的土豆泥和大片的西红柿。坦桑尼亚人不会使用筷子,当地人除了在一些重要的场合用刀叉吃饭,平时都是用右手抓着食物吃。

  回国前夕,坦桑尼亚军方派联络官吴龙木中尉带领我们游览了著名的塞伦格提国家公园,公园面积很大,有2000多种野生动物,动物总数在百万头以上,其中最多的是角马,鸟类就有1500多种,其中鸵鸟最有名;我们坐在游览车里和动物们来了一次近距离接触,长颈鹿、斑马、犀牛、野牛、野猪、河马、羚羊、狮子、豹子随处可见,路上我们碰到一只犀牛,黑人司机马上停车熄火,一动不动地看着它,一直到犀牛远远走开,司机才重新发动车,司机告诉我们,看到犀牛最好躲开,一旦惹怒犀牛,它可以一下子就把车掀翻;游览途中,我们还有幸看到了成千上万头角马大迁徙的场景,当它们一起奔跑起来真是天地都为之颤抖,太壮观了;随后我们游览了维多利亚湖和坦噶尼亚湖,我们被深深地陶醉在大自然的美景里了。之后我们又参观了席尼昂加钻石矿,这里既有用作珠宝制作的各种宝石,又有硬度极高用于工业生产的工业钻石,这里是坦桑尼亚人民的财富宝藏,是坦桑尼亚重要的出口物资,这里是完全的机械化开采,场面极其壮观。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当地人称为“遮阳走廊”的设施,其实就是两边有立柱支撑上面有铁皮遮盖的长走廊,我们的驻地也有这样的“遮阳走廊”,我们从国内带来的50℃温度计只要在走廊里一取出来马上就会到顶,我们只看过温度计一次,以后就没人看它了。

  随后我们又到了非洲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脚下,虽然这里是赤道南3度,但由于乞力马扎罗山有5895米高,山顶终年覆盖着厚厚的冰雪,它曾经是一座火山,方圆几百公里,在赤道骄阳的照耀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山脚下鲜花遍野,瓜果满园,鸟语花香,一派秀美的热带风光。在这里我们还意外地看到了只有这里才有的“蚂蚁山”,一片片高高伫立的类似烟筒的蚂蚁山排列着,数不清的白蚂蚁有序地在蚂蚁山上爬上爬下,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白色的瀑布闪闪发光,真是奇妙极了。

  最后,我们来到了闻名世界的东非大裂谷。早在100万年前,这里发生了剧烈的地壳运动,地表出现了两条基本平行的断裂带,相距只有97公里,之后断裂带之间的土地逐渐下沉,慢慢形成了今天的规模,“东非大裂谷”又被成为“地球的伤疤”。我们驱车顺着谷底向南行驶,两侧高耸入云的峭壁仿佛就要向我们压下来一样,在这样的自然奇观面前不由得让人感叹人类的渺小;我们在谷底举目远眺,高耸的崖壁绵延不绝直到天边。

  时光荏苒,转眼30多年过去了,我坚信经过这30多年的努力,坦桑尼亚朋友们一定已经大大改变了自己国家的面貌,友好善良的坦桑尼亚人民已经过上了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