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回忆九台解放的战斗之夜

时间:2018-08-28 10:36:20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纪念长春解放70周年专题报道

  回忆九台解放的战斗之夜

  口述实录——

  亲历战争的人会更珍爱和平,亲眼见证战争的残酷,才更知道和平的来之不易。九台区的王玉玲老人,在70多年前亲眼见证了解放九台的战斗之夜,虽然他所见到的并不是完整的战斗情景,但多年来,每当看到影视剧中激烈的战场厮杀,他都会想起自己亲见的那场战斗。

  口述 王玉玲 整理 赵娟

  那年 “打乌米”时我看到满山遍岭的大兵

  1947年初秋,记忆中的家乡格外好看,地里的高粱、谷子、黄豆、小豆等庄稼,一片一片的,或绿色,或黄绿相间,偶尔会有瓜田地,被庄稼地包围着,交相点缀,景色迷人。那时的高粱茎秆已经有一人多高,钻到高粱地里,很难看到对面有人。那时候的我,经常和小伙伴们在高粱地里“打乌米”。所谓“乌米”,是高粱抽穗前没形成高粱籽粒的“瞎穗”,绿色嫩叶包着,像个立在秆尖上的纺缍,里面长着白色的类似白面馒头的东西,可以食用。每年到这个季节,乡下的孩子都会成群结伙地到高粱地里“打乌米”。

  有经验的小伙伴往往非常熟练,一掰一个准,顺手插到腰间的布袋里。走到地头,再换一条垄返回。但生手往往认不准“乌米”,常会把快要出头的嫩高粱穗当“乌米”撅下,掰开一看是高粱穗而不是“乌米”,就顺手扔到垄沟里,非常祸害庄稼,因此,“打乌米”常遭到高粱地主人的驱赶。每个人的手法不同,收获也就不同,小孩子们还编了一套顺口溜,来形容“打乌米”的场景,说的是:“溜沟走,歪脖瞅,见着大肚子就下手”。

  那年正在“打乌米”时见到的场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我们几个淘气的小伙伴正在各自占领的垄沟中仰着头,慢慢向前走,聚精会神地寻找可下手的大“乌米”,忽然听到前方的高粱叶子“哗啦啦”地响。一个同伴提醒大家:“有人!”大伙儿都停下脚步准备扭头跑。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我们转身,眼前突然不知从那儿冒出一大群端着枪的大兵,每个小伙伴面前站着两三个人。他们轻声又很威严地说:“小朋友不要害怕,我们是八路军,送你们回家。不许乱跑。”说完,就一个个轻轻地抓住我们的手,把我们送回屯子。当时,有几个同伴都被吓哭了。出了高粱地我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岭上的庄稼地里全是同样的大兵,每个人都戴着黄色军帽,上边用柳条和蒿草编的草帽罩着,身穿一样的淡黄色军服,缠着裹腿。有一些已经挨排面向北方卧倒,大群大群地还端着枪、猫着腰在青纱帐里继续向东边跑。他们的动作非常麻利,感觉不是在跑,就像大水漫来一样向前滚流。几分钟工夫,满山遍岭全是大兵了,他们都端着枪朝向一个方向——九台街!

  分明是要打仗啦,我回到屯子里,见到的全是一样装束的大兵。屯子的道路进出口都有端枪站岗的兵,不许老百姓进出,也不许随便走动。都戒严了!回到家中,妈妈正在焦急地等着,看我回来了,对我说:“要打九台了,千万别出去。”爸爸是村学堂的教员,因病失业,当时也不知散步到哪儿去了,没在家。

  那晚 入夜后我听到了解放九台的枪声

  下午大约三点多时,我出于好奇,胆子有点儿大,站在院子的北门向九台方向张望。看到河东边国立病院(即结核医院前身)南边后小屯附近,从九台出来四个骑高头大洋马的国民党兵,大概是城内守军意识到被包围了,派兵出城侦察。只见四人骑在马上慢悠悠地边向南走边左右张望。忽然,从路旁的高粱地里冲出一群八路军,端着枪对着这四名国民党兵,这四个人反应也特别快,调转马头就往城里跑。八路军在后面“叭、叭、叭”开了几枪,一个国民党兵的小船帽被打飞了,但还是仓皇地逃进了九台城。这是我看见的第一道打真枪的战斗场景,当时觉得非常神奇。

  这时候,我听到我家柴门前妈妈在大声说些什么,就急忙跑出去看,只见三四个八路军押着我爸爸,妈妈上前和八路军理论,说我爸爸是教书先生,不是坏人。当时的爸爸很镇静,他要求去见八路军的长官,并告诉妈妈不用担心。一个长官模样的八路军说要带爸爸去见他们的营长。我爸爸因为是教书先生,穿戴与乡亲不同,一副日式大圆黑框近视眼镜,梳着那时候知识分子都梳的大背头,穿一套灰色中山装,很容易被认为是国民党的官吏。

  爸爸第二天早上才回家,像他说的那样,他见到了营长,并没有什么事。后来,他还和姜营长成了好朋友,姜营长没事时到我家坐过几次,还要去了我爸爸的一本地图册,那在当时是很珍贵的。

  当天,八路军打跑了城里的侦察兵后,九台镇南岭的几个屯子都出奇地安静。老百姓谁也不敢出自家的院,村口还有多w上端枪站岗的大兵。夜幕在寂静中慢慢落了下来。天黑了,偶尔有几声狗叫,我家哥几个一直在北窗口向北岭伸脖张望,想知道那仗怎么个打法。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打破了沉静,随之有两三声响,刹时,白色的、红色的亮光飞快地由地面划向天空,在空中划出各色弧线。我哥哥说,那是信号弹和照明弹。紧接着,枪声炮声大作,劈里啪啦响成一片,枪弹炮弹的火花把夜空点红了,比过年时放的鞭炮声大多了。哥哥说:“开始打起来了”。这就是说进攻九台的战斗打响了!枪炮声时高时低,时强时弱,空中子弹的火花一直飞来飞去,也时有红色白色的照明弹飞得高高的,我们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忽然,传来了一阵嘹亮的吹号声,同时人群的呐喊声大作,好像是冲锋了。此时,枪炮声似乎离我家渐远。这说明八路军冲破了守军的第一道防线,开始向小南山进攻。接着,枪炮声又激烈起来,像爆豆一样连续不断。我们哥几个就这样听着,已经看不见人影了,只有空中的照明弹飞来飞去。大约是后半夜,枪炮声陆续停了下来。我们仍无睡意,猜着这仗打到哪里去了。

  那天 送饭时我见到了打扫战场的场景

  初秋的夜还是较短的。天麻麻亮,背着枪的八路军战士三三五五地走进屯子,挨户敲各家的门。当敲到我家时,妈妈嗫嚅地开了门。三个战士站在我家门前,其中一人说:“大娘,我们打进九台了。请你家给我们做一桶饭一桶菜,送到南山。这是饭钱。”随即掏出一沓钱交到我妈妈手中。于是,我和几个哥哥开始忙活,淘高粱米,洗白菜。一小时工夫,用两个大木桶装了饭菜。先前给钱的那个战士一直在各家门口徘徊等待。几家的饭菜都装好了,这个战士就吩咐每家出两到三个人挑着自家的饭菜跟他走。我家两个哥哥轮流挑着饭菜,我年龄虽小,也挎着猪腰子筐,装了我家大大小小全部碗筷,跟着他们送饭去了。

  一路上,仍见络绎来往的少数八路军战士,互相打立正敬礼后说了些战事情况。当我们把饭菜送到南山顶上时,那几名领路的战士把各家的饭菜分给战士们就地吃饭。三哥胆大,趁着军人吃饭的空儿领着我在附近走走看看。见到一些伤员,头上胳膊上包扎着白纱布的,又有走路一瘸一拐的,还有躺在地上不动的,由战士帮助擦血包扎。也有纹丝不动的,就是后来说的“牺牲”了。还看见有一队军人背靠背握着枪死到一起了。听战士说其中一个是班长,看样子是班长为掩护战友中弹身亡了。一些背着枪的战士,两两一对往一块儿抬阵亡的战友,还有几个战士在逐个捡国民党兵的枪,把打死的国民党兵也抬放到一块儿。十多丈远处有几个国民党兵俘虏,八路军也分给他们饭菜,周围有端枪的八路军看着他们。这些事就叫打扫战场吧。刚开始,我有些害怕,慢慢地看着战士们来来往往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也就不害怕了。我还走到背靠背“班长”的面前端祥了一会,那是一个很壮实的年轻人,额头上有子弹孔,半边脸血迹已经凝固,还没来得及擦。多好的一个大兵哥哥,不知是哪里人,就这样死在九台的南山上了。

  站在南山上隔着小南河向九台城里张望,那是我们经常赶集的一条街,粮米市场。街两旁的平房有的已经被炮弹炸落了架,有的还冒着黑烟。街道上同样有忙碌着的八路军战士在清理阵亡人员和捡枪枝。这战斗后的场面,可真是惨烈啊。

  等战士们吃完饭,又是那名带路的战士把送饭的老乡送回了屯子里。这回几个战士并没离开屯子,而是挨家挨户“号房子”,吩咐各家腾出房间给战士们住。自此,我们的屯子就住进了八路军。几次换防,却没离开军队,一直到围困长春,到长春解放。

  这就是我亲眼所见的解放九台的战斗,虽然夜幕掩盖了战斗的场景,但从枪炮声、呐喊声,从打扫战场等情景s中见,当时的战斗应该是十分激烈的。我看到的只是解放九台的南面战场,后来驻军战士说还有东面战场,在东山一带;北面战场,在马家岗子一带只是没有西面战场。八路军是三面包围九台,留出九台西门,让守城的国民党军队从西门往长春方向逃跑。后来,就有了围困长春。

  就是在攻打九台的南面战场,城内守军也有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在泉子沿(就是今天的福星福临小区及路东到结核医院)一带,一半在地下,一半露在地面上。平时碉堡里有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兵把守。打九台当晚的第一颗照明弹就是开始进攻这第一道防线的。当听到军号响和冲锋的呐喊声时,那是第一道防线被八路军突破,开始攻打南山,这是国民党守军的第二道防线。攻下南山后又居高临下向九台城内进攻,突破第三道防线冲入九台城内。在城内应该还发生了巷战,最后把国民党守军赶出西门,解放了九台。

  解放九台的战斗部署详细,行动迅速。后来我们在东山顶上看到了战壕,那是八路军进攻时挖的掩体;在铸造厂到师范学校一线也有一人深的战壕,那是守城国民党军队挖的。解放九台的战斗,真正看到了兵贵神速的意义。从包围到打响,八路军就像青纱帐里的神兵天将,潮水般涌动,不到一个小时就把九台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九台解放之后,我们家乡成了围困长春的指挥部,驻军的主任姓甄,官兵都称他“甄主任”,作战科长姓白,据说是林彪部下龙书金的化名。还有一个侦察连,穿着打扮同老百姓一样,皮靰鞡大棉袍,戴狗皮帽子,早出晚归,不知道都在哪里活动。

  而今的九台城高楼林立,南山莺歌燕舞。每到南山公园,我都会想起为掩护战友而牺牲的八路军班长,他不是九台人,却为了九台的解放埋骨这片土地。我时常在南山的英雄纪念碑前默默伫立,向为解放九台而牺牲的人民英雄默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