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末代皇后婉容 在吉林的最后岁月

时间:2018-08-28 07:41:25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04ef783f-34fb-4bcf-8646-fd1661251ae5.jpg

  昔日的延吉监狱卫生所,婉容最后在这里接受治疗。 资料图片

31d7f3a8-10fb-4255-a0c7-d1354192fe4b.jpg

  末代皇后婉容的清代朝服照。 王庆祥供图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看晚清留存下来的后妃照片,年轻的婉容清新亮丽,温婉知性,像她的名字一样婉约脱俗。想象着在故宫中骑自行车的她;与溥仪用英文通信,自称Elizabeth的她;在天津流连赛马场、舞厅、购物场所的她;为灾民捐款,成为报界头条的她;后来身陷长春伪满皇宫,谋求逃脱而不能的她;因偷情而被溥仪关入冷宫,十年间与鸦片为伍的她。

  婉容命运的急转直下不免让人唏嘘,她自幼显赫的家世,传统和西式教育使得她多才多艺,开朗热情。如果她所嫁的人不是溥仪,不被卷入风云变幻的历史中,她大概也能同许多普通的女孩一样,嫁个如意郎君,平平淡淡过此一生吧。

  逃亡中的末代皇后

  1945年8月11日黄昏,婉容由冯妈、李妈和3名太监服侍,走出长春伪满皇宫缉熙楼,离开了囚禁她的活地狱,与溥仪和“福贵人”李玉琴一同登上溃逃的专列。两天后到达吉林通化临江县大栗子沟。

  8月18日,溥仪在这里第三次颁布退位诏书,就此不再是“康德皇帝”,婉容也不再是“康德皇后”了。这天深夜,溥仪带着溥杰、润麒等九人携最贵重的珍宝“逃往日本”,却把“皇后”和“贵人”通通扔在“满鲜边境”的荒郊野外。

  8月19日,溥仪等九人在沈阳机场被苏军俘虏,婉容随溃逃人员继续留住通化临江县大栗子沟。此后,婉容跟随溃逃人员,从大栗子沟到临江县城,到通化、长春,在枪林弹雨中被部队押行辗转,用售卖貂皮大衣的钱购买些救命的“益寿膏”(鸦片)。好不容易回到长春,父亲荣源已被俘去苏,而胞兄润良也拒绝接收,不愿承担她的生活费用和医疗费用。婉容只能随部队继续转移,辗转于途。

  婉容在延吉监狱

  1946年5月下旬,病入膏肓又无家可归的末代皇后,只好跟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从吉林市撤退到延吉,当时的延吉街是中共吉林省府所在地。在延吉监狱,她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一个月。在她人生的最后关头,如果说有一丝亮光的话,那就是一位18岁的小伙子李延侠带给她的。

  李延侠出身红色家族,其兄长李延禄曾担任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二哥李延田是当时延吉公安局社会科的科长,曾担任过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科干事。李延侠也是小小年纪就参加革命,在当时的江北大狱工作。因为信任,他被二哥李延田安排看护当时重病的婉容。多年以后,李延田的儿子李刚,向笔者讲述了当年他的小叔照顾和安葬末代皇后的经过。

  在江北大狱,婉容被安排一个单独房间,因为重病生活已无法自理,刚开始并没有固定的人照顾,自从李延侠开始看护婉容后,上班就开始没有规律,常常是一天一夜才回一趟家,吃口饭睡一小会就急着往回赶。此时的婉容,看上去已经非常憔悴,从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到昔日皇后的影子,安静的时候,还显得很有教养,但如果烟瘾犯了,就大哭大喊。往往一听到喊声,李延侠赶紧跑进屋,她把被褥和衣服扔得满地,这些原本破旧的衣服、被褥还常常被她撕得乱七八糟。

  李延侠看着痛苦的“皇后”,丝毫没有办法,当时的他,根本弄不来婉容需要的“大烟”。当他闷闷不乐地回家,把自己照顾婉容的事情讲给母亲听时,从旧时代过来的李母对昔日的“皇后娘娘”更是有着尊崇,这种情感在此时就化为怜悯了。她要求儿子,不管咋样要给抽惯了“大烟”的“皇后娘娘”弄点“大烟”,好让其安静下来。

  李延侠只好找二哥李延田汇报情况,当时身为公安局社会科科长的李延田其实知道,婉容在吉林市的时候,为了延续她的生命,就曾供给她过“大烟”。但眼下在监狱里,婉容如果抽“大烟”影响会很恶劣。为了不扩大影响,李延田同意把缴获的大烟土让李延侠熬成烟水,分时限量给婉容喝,可以短暂减轻她的毒瘾发作。但熬大烟水时屋里满是味道,李延侠担心上级检查,就听从母亲的建议,在外面熬水,然后带到监狱里给婉容。婉容能感受到当时东北民主联军的条件有限,在这种条件下,眼前的小战士居然能为自己弄来大烟水,她很是感动。曾经贵为“皇后”的她缺少情感的关爱,在长春的伪满皇宫内,由于私生子问题,她被溥仪关进冷宫十年之久,心理几近变态;光复后,东北民主联军曾想把她送回家,但兄长拒绝接收重病的她。此时的她,可谓饱尝人间冷遇。

  当时的李延侠把照顾婉容当成是革命工作,看护婉容时没日没夜地值班,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严重不足,甚至在那段时间得了胃病。那时,他每天下班就赶忙去饭馆,给婉容买好吃的,或者在家煮大烟水,再送到监狱,想方设法让这位“皇后”舒服一点,以延长她的生命。因为这段经历,以至于后来有人杜撰出婉容与八路军战士的“爱情”,而这位八路军战士的原型就是李延侠。其实,在当时的情形下,无论从哪方面看,两个人都是不可能产生爱情的。

  一口薄棺秘密安葬

  李延侠的付出并没能留住婉容的性命。1946年6月20日一大早,李延侠匆匆忙忙回到家,告诉母亲“皇后娘娘”天没亮就咽气了,死时没有亲人在身边。不知是领导有话,还是监狱条件太差,几个犯人用炕席裹了她的尸体,抬到了监狱东墙外的水沟旁。

  李母听到婉容的悲惨遭遇,坚持称“皇后娘娘”不能死后没有一口棺材,必须弇装入殓,有个葬身之地。李延侠又找到二哥说明了母亲的意思,根据二哥的指示,他在监狱找了几块旧床板,安排几个人钉了口棺材,在监狱东墙外的水沟旁,将裹着婉容尸体的炕席打开,小心地把尸体放进棺内。李延侠说,婉容当时也没什么东西随葬。之后,李延侠选了一块较平整的地方挖了个大坑,将婉容安葬了。这是一次不许声张的“秘密安葬”,婉容唯一的遗物就是一个大烟灯,此物后来作为婉容遗物由延吉公安局社会科保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