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乌拉古镇的吉林打牲乌拉遗存

时间:2018-07-23 15:39:31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930205c0-f227-4828-977d-36752df49bc9.jpg

  古拉古镇保存最完好的四合院建筑魁府。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清代在吉林设打牲乌拉衙门,地点就在今天的吉林市乌拉街满族镇。如今,这里还留存着昔日留下的建筑。乌拉街著名的三府:“魁府”、“前府”和“后府”,其中,“前府”和“后府”都曾作为昔日打牲乌拉总管的私邸。这些清代四合院建筑也是迄今为止,东北最古老的四合院遗存。

  曾作为打牲乌拉总管私邸的古镇院落

  在吉林市乌拉街镇的东南,一所中学的院内,就是“萨府”所在地,“萨府”因地处“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南面,也被称为“前府”。在乌拉街三府中,“前府”的历史最为久远,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即1755年,曾为“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第十三任总管(第十五任、第十七任兼理)屁齐里氏索柱的私人底邸的府邸,乾隆五十三年,即1785年索柱病故后,他的儿子吉录,也就是打牲乌拉第十八任总管就成了这座府邸的主人,后来,多次变换主人,最后为萨英额大人宅邸,这也是“萨府”名称的由来。萨府灰瓦屋面、飞檐翘脊、典雅古朴,现存正房五间,前出檐廊,东西两厢四栋,每侧两栋各三间,门房五间,它是典型的清初八旗民居二进四合院的代表。

  乌拉街的“后府”损毁非常严重,曾经的“后府”也是典型的二进四合院。据介绍,“后府”是打牲乌拉第31任总管三品翼领云生的宅邸,清朝末年逐渐倾覆,上世纪四十年代,国民党第88师曾在此驻防,将两座仓房拆建为碉堡;后来,院墙、大门等逐渐作它用,影壁、诗碑扁额也都不明下落。1950年前后,永吉县机械厂迁来此地,成为它的邻居,拆除了两个修建别致的大烟囱。1979年东厢房因失火被烧毁。原有建筑仅存正房与西厢房。后府在百余年的历史变迁中,因主人的富庶数次遭到土匪洗劫,在“文化大革命”中,多数玉雕、石雕、砖雕被当做“四旧”损毁。

  乌拉镇保留最完整的清代四合院

  在吉林市乌拉古镇,除了与打牲乌拉衙门有密切联系的“前府”和“后府”,“魁府”往往是到这里踏查、观光的人们到达后的第一站,其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这处建筑保留得相对完整,它也因此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踏访这里时,魁府掩映在一片现代建筑中,它青砖灰瓦,飞檐翘脊,虽历经百年沧桑,朝代更迭,几易其主,仍保存完好。进门后,面前是一处影壁墙,影壁墙上刻着一个生僻的满文“福”字。这个影壁墙上之前是一幅彩绘的“海水托日”图,后来,在历史的沿革中,“海水托日”被白灰覆盖,再后来,满文“福”字被刻上去。可以看到,这曾是一处清代二进四合院,正房、东西厢房、耳房均无大的损坏。抬梁、斗拱、木架结构、青砖小瓦,整个建筑虽显陈旧,但透过岁月的沧桑,依然可以看到其昔日的典雅古朴和精良建造。头、墙角等处镶嵌的砖雕、石雕图饰还能告诉世人,院落主人曾经的品位与喜好。

  魁府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五年,即1899年,是曾经出征伊犁,并立过战功的王魁福的私邸。1898年,王魁福曾任查城大臣、察哈尔副都统。1899年,升任后,为其原配夫人和大、二妾三人修建此府邸。1905年,王魁福任张家口副都统。一年后,死于任上。魁府由他的儿子王栋斋继承,民国时卖于松花江水上公安局长张茂堂,解放后,先后作为政府的办公室和招待所。

  打牲乌拉曾是清朝政府划定的“经济特区”

  作为清代的打牲乌拉衙门所在地,乌拉古镇的物产一定非常丰饶。据介绍,在吉林乌拉街镇,有一条消失的古街,名字叫尚义街。在明清两代,尚义街是名符其实的东北的“清明上河图”,据介绍,打牲乌拉曾是清朝政府划定的关外的“经济特区”,来自各个国家、民族、不同肤色的商人在这里聚集,交易,路两旁,各类店铺林立,叫卖不断。

  乌拉街因曾经是乌拉古城所在地而得名。公元1562年,乌拉部主建立乌拉国,当时的领地包括吉林省的长春、吉林、延边三个地区。后来努尔哈赤重兵破城,灭乌拉得以壮大自己,挥师南下。努尔哈赤的后辈建立清朝,入主中原后,也将乌拉古城所在地视为自己的龙兴之地,加以封禁保护,顺治皇帝封禁乌拉方圆五百里,尊为“本朝发祥之圣地”。清代历代皇帝,有五位在乌拉街留下过足迹、战绩和墨迹。康熙、乾隆两位帝王曾多次亲临松花江东巡祭祖,康熙东巡的终点就是乌拉古城。如今的乌拉古镇名气日益响亮,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们前来,正是因为它曾作为清王朝的贡品基地,而作为中国古典名著的创作原型也为其增加了更多文学的光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