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张锦春与他的亲友们当年在东北开展党的工作纪实

时间:2018-07-01 18:37:21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他们, 在黑土地上燃起星星之火

  ——张锦春与他的亲友们当年在东北开展党的工作纪实

52338bcc-470f-427c-a39a-77de5ecff58a.jpg

二道沟邮局通讯站修复说明。

04c4c99b-dc02-405d-80ec-004827f14fa4.jpg

  张锦春、史玉珍夫妇。

0e7adcc3-6a2c-48a3-beea-b58f129844ba.jpg

  踏查长春团队在二道沟邮局旧址前合影。

  1921年,中共一大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1924年,党派到长春工作的第一名共产党员名叫张锦春。2018年7月1日,在第97个建党日即将到来之际,记者联系到张锦春的女儿张贵龄,和他的孙子张刚。在他们幼年的记忆中,张锦春是一个怎样的人,早期活跃在东北的共产党人是如何开展工作,点燃黑土地上的星星之火的?本期老长春为您呈现。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在长春城北的一心街上有一幢经过修复的灰色二层小楼,这是二道沟邮局旧址,它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春的第一个通讯站和第一个地下交通站,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纪念馆。上世纪20年代,党派到长春的第一名共产党员张锦春,就是在这里,把革命的火种撒向长春的;他也是在这里,开展地下情报工作,为党的早期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因为一篇报道,记者结识了张锦春远在深圳的二女儿张贵龄和在北京从事摄影工作的孙子张刚。在他们提供的资料和讲述中,张锦春早年经历和在哈尔滨、长春等地开展工作的情形逐渐清晰起来;任弼时、瞿秋白、赵世炎、赵尚志……一个个在现代历史课本中闪耀着光辉的名字,活化成生活中的平常人,他们早期在东北开展工作时,都曾经住在张锦春的家中。穿行在张锦春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党成立初期,那一群怀揣梦想的革命家和领导者的光辉形象,也能看到星星之火传播各地的艰辛与不易。

  张锦春,原名张秀东,张锦春是他后来入党时的名字。此外,他入党后,还有一个名字叫孙均。父亲早逝,母亲拉扯其兄弟姐妹六人艰难度日,仍坚持让兄弟四人读书。张锦春在乡间读过两年私塾后,到吉林省辽源市去上小学,后因成绩优秀被推荐到县立第一中学读书。毕业后,哥哥已经可以给家里挣钱,加上同学的帮助,张锦春在1920年离开家,来到哈尔滨,在中东铁路三十六棚华工子弟第一小学校教书,并在东华学校英俄文法律专科学习。从此,他走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道路。

  加入中国共产党 传播党的思想

  在哈尔滨东华学校,张锦春遇到了李大钊的学生——俄文教员张昭德(又名张晋),从张昭德这里,张锦春接受了革命思想的洗礼,不仅读到了《唯物史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共产党宣言》等书,还结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人,其中有后来成为前苏联远东招待所的负责人廖列(又名济民),他是一位曾留学美国的俄籍犹太人,当时在学校是英文教员,从这些人身上,张锦春不仅受到革命思想的洗礼,心中也有了向往。

  1922年,经张昭德介绍,张锦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和党从北京派来的陈为人、骆森、吴林生等人,组成一个支部,他们共同工作,一起过组织生活。其间,张锦春和当时的进步青年韩铁声等人组织的“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创办了“哈尔滨通讯社”,成立了一个“青年学院”,吸收进步知识青年学习革命理论。他们还办了《东北早报》《哈尔滨日报》等,专门传播马克思主义,燃起了党在东北的星星之火。

  为了有职业作掩护,张昭德在哈尔滨道胜银行和铁路局当翻译,陈为人、李震瀛在哈尔滨通讯社作编辑,张锦春在铁路职工子弟小学教书。在教书的过程中,他们还在铁路职工子弟小学举办工人夜校,认识了不少铁路工人,他们帮工人组织铁路工会,播撒红色种子,后来有些学生和铁路工人成了革命骨干。如三十六棚老铜匠的儿子马万录(又名马新吾)、女儿马万英;一名裁缝的儿子傅良汉、傅良臣等。这些党的早期骨干在九一八事变后,有的被日本人杀害了,如今,在哈尔滨革命烈士碑上还镌刻着傅良汉、傅良臣兄弟等人的名字。

  党在长春的第一个通讯站建立

  1924年8月,张锦春被调到长春开展工作,成为长春历史上的第一位共产党人。此前,他在哈尔滨就参加了邮局的英文考试,被哈尔滨吉黑区邮务管理局录用,以邮务生、拣信员的工作为掩护,接待过许多中国去前苏联学习的同志,为避免敌人发现,张锦春的住处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搬一次。

  张锦春在长春二道沟邮局最初以邮务生的身份做掩护开展工作,由于工作出色,他很快被提升为局长。他以邮局为中心建立了党在长春的第一个通讯站,这也是一个地下交通站。当时交通站主要的任务是负责党中央和北满地方组织的联络,转送收发中央文件

  此外,通讯站也成为地下工作人员过往的中转站,党中央派往北满或是前苏联的人员途经长春时,大多都住在张锦春家里,他负责食宿和掩护,并通过中东铁路人事部门的朋友为要出国的同志办理出国护照,帮助其买西服、化妆、组织护送等,有时甚至倾囊相助。当时,党的活动经费,多数是同志们自己凑来的,也有一部分是从商号募捐来的。有时候经费短缺,张锦春家里经常为了同志们的饮食起居,而向亲戚邻居举债。据张刚介绍,一次,廖列本想带张锦春和另外两名同学去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大学学习,但是因为没有路费和制做西装的钱,没能成行。

  无论在哈尔滨还是长春,早期党的主要领导人瞿秋白、任弼时、赵世炎、澎湃、杨明斋等在去前苏联途经长春时都住过张锦春家,瞿秋白曾三次到张锦春家。张锦春的妻子名叫史玉珍,不仅给来家中住的同志洗衣做饭,党支部开会的时候还负责站岗放哨。其女儿张贵龄回忆,母亲曾讲起过当时同志们的事情,她说任弼时是一个非常和气的人,经常帮她洗衣服。除了往返的同志,与张锦春一起工作过的同志有很多,包括赵尚志、杨卫坚、陈晦生、高洪光、高伯玉、海明清(又名海涛)、彭守朴、安贫、何安仁、韩守本、王平、李铁均、韩迭生、杜继曾等人。张贵龄还讲起母亲讲过的有关赵尚志的事情,当时,张贵龄的家在哈尔滨,赵尚志的女友从关内到东北的时候,在张锦春家里住过,她有文化,也很漂亮。赵尚志的女友想让张锦春和史玉珍夫妇劝说赵尚志离开游击队,与她一起去过幸福美好的日子。但史玉珍却反过来劝她留在游击队与赵尚志成婚,一起打日寇。而赵尚志抱定的是“不消灭日寇,永远不成婚”的誓言,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其女友含泪离开了哈尔滨。

  二道沟邮局通讯站对及时传达贯彻党中央和北方区执委会的指示,掩护党的领导人和地下人员安全过境,推动东北地区的革命运动起到重要的作用。通讯站建立后,为扩大革命影响,壮大革命力量,张锦春经常深入到工人群众中,了解工人的疾苦,启发工人的觉悟,发动和领导工人建立组织,开展斗争。二道沟邮局距铁路比较近,接触铁路工人比较方便,他深入铁路工人中开展工作,团结了一批铁路工人,于1925年建立了长春第一个工会组织——吉长铁路工会,并与中东铁路车站宽城子前苏联职工会主席克留耶夫、工厂主席拉金斯基时常接触,帮助华籍工人组织工会。他还和马骏与长春第二中学教员杜继曾联系,组织学生会,并介绍韩守本、安贫、王平等人加入党并组成支部。

  一门四兄弟投身抗日情报工作

  离开长春后,张锦春于1927年1月考上东省铁路车务处专科学校,一年后毕业,被派到中东铁路沿线工作,担任过货运站长,负责党的组织宣传工作。1931年之前的这段时间,他在帽尔山、珠河(即乌吉密河)等站工作,和赵尚志、金策、李启东等人联系,组织抗日义勇军。1931年9月,他被调到下城子车站。当时,哈尔滨党组织的大部分青年参加了义勇军武装部队,与日寇作斗争,如赵尚志、高红光、萧世香、李延绿、杨靖宇、王德林、卜润舟等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进攻前苏联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由于形势发展的需要,党组织利用张锦春在铁路上工作的合法身份,指派卜润舟、王光禄介绍他给前苏联远东军做军事情报工作。参谋部情报处设在前苏联伯力,他们的任务是专门探视日寇在北满的兵力和活动,在一面坡、下城子建立了两个电台,每天都向伯力报告军情。在前苏联情报处的指导下,在哈尔滨至绥芬河中东铁路沿线建立无线电网,侦察日寇军队番号、数量、装备、作战计划与部署。张锦春的家人几乎都参与到党的工作中来,儿子张明德才八九岁的时候,他就经常让孩子在车站内外捡日本兵丢弃的废纸、旧书信、小说和日军的马蹄铁等,张锦春以此来辨析日军的兵种、兵力、番号、军心。

  张锦春的兄长张锦山曾到哈尔滨马家沟日寇飞机场拍摄照片,化装到南岗东偷看日军三条大堤工事(地下交通道),到碾米厂与朝鲜地下党联系。大侄子张伟儒(后改名张文德)在一面坡电台工作。三弟张锦峰当通讯员,1932年在牡丹江工作期间被日本鬼子逮捕活埋在冰窖里,光荣牺牲了。四弟张锦荣在中苏边境的绥芬河车站以种菜作掩护,监视日寇活动,后被日军发现,幸好没有被捕,他带着家眷逃往前苏联,一直到全国解放后才回国。

  1933年9月和1935年3月,张锦春两次去前苏联哈巴洛夫斯克开会。当时他化名“铁军”,在远东军参谋本部有他的资料和像片。过中前苏国境时用的证件,是一枚铜质和一枚银质如钟形的小牌子。

  1935年,张锦春调到哈尔滨香坊车站工作时,日本已将哈尔滨到黑河的铁路建成。前苏联为缓和日寇对苏进攻的威胁,把中东铁路的一些副业卖给了日本。前苏联在铁路的职工全部撤走了,他们的工作更加紧张。因为经常跟抗日义勇军联系,破坏日军运送士兵和军火列车的事件屡屡发生,报纸上经常登载义勇军取胜的消息,日寇大为恐慌,到处搜捕抗日志士。这时,他已经被日本宪兵视为嫌疑犯而受到监视。当时,他在哈尔滨火车站任货运站站长,9月份的一天,他突然被逮捕,然后送到道里日本警察署,审讯九天后,仍没查到任何证据。张锦春被捕后,他负责的货运物资,大量积压无法运出,所以在日本站长的指令下,让他家里出钱找铺保把他赎了出来。但从此以后,他被看作“危险人物”而受到监视。在他家对面的院子里就住着日本宪兵的家属,宪兵、特务经常到家里来窥探、审问,随时都有再被捕的可能。

  1936年3月,一面坡无线电台被日寇捕去两人,日本人开始追查“铁军”,也就是张锦春的下落,并在东北下了通缉令。他的哥哥和侄子两个人负责那部电台,日本逮捕另外两个人的时候,他们不在家,两个人闻讯后就来通知张锦春。张锦春请示远东军军部,得到将电台藏起来,暂时隐蔽的指令。其后他化装携带家眷离开哈尔滨,到山东龙口——妻子史玉珍的外甥女婿刘明兰家隐居下来。刘明兰也是我党联络员电台工作人员。半年后,张锦春接到远东军方面的通知,让他去前苏联工作,但彼时,他已被日寇在东北各地通缉,若经东北去前苏联,根本无法办到,他就派刘明兰回东北联络。但刘明兰却在这次回东北后,被日寇杀害了。

  在一面坡电台遭到破坏后,张锦春的哥哥和侄子也接到远东军命令,去前苏联避难学习了一段时间,回国后,哥哥因在黑龙江鹤岗煤矿另设电台,再次被日军逮捕,坐牢三年后放出,始终未供。东北解放以后,他把埋藏在一面坡的收发报机送交黑龙江省政府。侄子在日寇占领华北后,被党派往北平作报务员。因为前苏联方面斯大林搞“肃反扩大化”,怀疑远东军工作中有私通日寇的嫌疑问题,把他调回前苏联,拘禁了8年,查清没有问题才被释放,一直到解放后才回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