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长影小白楼:电影艺术创作的殿堂

时间:2018-06-13 08:35:39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我们身边的“中国 世纪建筑遗产”系列报道之十一

  长影小白楼:电影艺术创作的殿堂

45623d69-d78a-431f-b2d3-419bfcb48941.jpg

  上图均为长影小白楼局部。

4ceabb53-cf4d-46a3-a7da-bf7327d3aa06.jpg

4009f651-e1ce-4f1b-aaa5-e531472f2d75.jpg

  长影小白楼。 本组图片由王新英提供

  众所周知,长春是一座电影城。作为新中国电影的摇篮,长春电影制片厂创造了多个“第一”,比如第一部新闻纪录片《民主东北》、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第一部长故事片《桥》……

  2014年盛夏,长影旧址博物馆向春城广大电影爱好者开放,成为展示和追忆长影发展历程的最佳场所。当电影爱好者络绎不绝地走进长影旧址博物馆的同时,在东南方向不远处,一座白色二层小楼却略微显得有些冷清。然而,在几十年前,这座被称为“小白楼”的建筑,却是一处中国电影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这里曾云集着众多人们耳熟能详的电影剧作家,是许多青年作家向往和敬仰的电影艺术创作殿堂,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电影剧本都诞生在这里。

  从伪满官吏私宅到“满映”沙龙

  长影小白楼,位于长春市湖西路长影世纪村小区的东侧,是一座颇具欧陆风情的二层建筑,需要沿着小区外侧的石板路蜿蜒行进才能到达。修建于1939年的小白楼曾是伪满洲国治安部大臣于琛徵的私宅,据说是他为儿子的婚事特意申请修建的,当年在一楼正厅花廊墙上,确实曾有双喜字的图案。

  小白楼平面呈长方形,地上二层、地下一层,一楼东侧还建有一个半圆形的花厅,整栋建筑的面积达998平方米。在花厅之外的空地上,有假山、树木、花草,环境幽静宜人。屋顶采用硬山双坡样式,铺满棕褐色琉璃瓦,在色彩上与白墙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让人印象深刻。小白楼的名称也正是来自白色的外墙。1960年,小白楼的外墙曾被粉刷成米黄色,但是人们还是习惯地称它为“小白楼”。20多年之后,小白楼重又恢复了白色的外观。

  1943年,于琛徵将小白楼作价200万元伪币卖给了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以下简称“满映”),成为当时“满映”社员聚会的沙龙,也正是从那时起,这座白色二层小洋楼便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入住小白楼曾是优秀剧作家的荣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0日,“满映”总裁甘粕正彦服毒自杀,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灭亡殉葬,“满映”也随之解体。不久,东北电影工作者联盟成立,经过多次交涉,成功接收已经解体的“满映”,同时也接收了小白楼。小白楼从“满映”的声色沙龙,转变为东北进步电影工作者团结工作的阵地,并在这里酝酿成立了东北电影公司。9月3日,东北电影工作者联盟组织拍摄了长春市人民庆祝“九·三”胜利大会的纪录片,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电影工作者在长春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

  1946年5月,东北电影公司从长春迁往兴山(今黑龙江鹤岗);1946年10月1日更名为东北电影制片厂。1949年4月,东北电影制片厂从兴山搬回长春;1955年2月更名为长春电影制片厂。此时的小白楼成为长影对外作家招待所和本单位艺术家活动场所,许多剧作家的电影梦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吕班、沙蒙、郭维等老一代电影艺术家曾聚集在小白楼里从事创作;剧作家白刃、海默、林农、李准、黄宗江曾在这里奋笔疾书;白桦、张笑天、张天民、张一弓、陈立德、顾笑言也曾在这里留下创作轨迹。一部部剧本从小白楼二楼房间的书桌案头,被搬到了长影的摄影棚里面,最后走上了大众银幕。这些影片中,有许多成为各类奖项的获奖影片,或者成为时代的经典。当年,能入住小白楼的剧作家绝非一般人物。小白楼二楼只有七八个房间,而当时来长影进行剧本创作和剧本修改的剧作家很多,绝大多数会被安排在红旗街的长影招待所里,只有少数十分优秀的剧作家才会被安排在小白楼里居住。因此,能入住这里进行剧本创作,被视为一种荣誉和肯定。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小白楼更加繁忙。每当深夜万籁俱寂之时,二楼的灯光依旧明亮,那是剧作家们在构思剧本,埋头疾书。《人到中年》《勿忘我》《十六号病房》和《黄山来的姑娘》等一批优秀电影剧本在这里孕育。

  见证独立电影艺术流派的形成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数十年间,小白楼里成果丰硕。曾经在这里居住过的剧作家,日后大多成了“最佳编剧”或电影剧本创作的领军人物。可以说,小白楼作为长影电影剧本创作的基地,很长一段时间代表着长影,更见证着长影独立电影剧本创作风格的形成和发展。

  几十年的积累和沉淀,也使长影的剧作家群体形成了自己独立的创作风格。他们在题材选择、创作方法等方面独具匠心,逐渐形成了独立的电影艺术流派,选择革命战争题材、农村生活题材、少数民族题材等成为显著特点。在创作手法上,长影剧作家们更加注重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塑造,注重生活的真实,使得剧中人物血肉丰满,深入人心。从《平原游击队》《英雄儿女》《刘三姐》等电影中走出来的李向阳、王成、刘三姐等一个个鲜活、经典的银幕人物,很快成为影片的代名词,在几代人心目中无法磨灭。

  《电影文学》,坚守电影文化的阵地

  小白楼不仅是孕育电影剧本的摇篮,还是《电影文学》的诞生地,其总编室便设在小白楼的一楼。1958年8月间,创办一本电影文学刊物成为当时长影总编室的重头任务。很快,“创刊号”上的内容被确定下来,总编室的工作人员从众多电影剧本中挑选出三部,刊登在“创刊号”上,分别为《百舸争流》《钢珠飞车》和一部中苏合作撰写的《风从东方来》。

  1958年夏秋之交,正值“创刊号”紧张编辑之际,恰逢郭沫若先生来到长春,大家都认为这次机会十分难得,先后四次拜访,最终获得了郭沫若先生亲笔书写的“电影文学”刊名。1958年国庆节,经过近两个月的紧张工作,《电影文学》创刊号问世,洁白的封面上一条金色的电影胶片纵贯上下,简洁、清新、明快,让人一眼便能知晓杂志所表达的主题。

  从世纪80年代开始,在市场化的浪潮中,许多电影艺术杂志或停刊,或改版,没能坚守住电影艺术这片阵地。然而,《电影文学》却依托着长影的人才资源与品牌优势,成为少数“守望者”。2008年,《电影文学》创刊50周年之际,全新改版的杂志与广大读者见面。由原本的“黑白片”华丽变身为彩版,内容也更加丰富,将一个更加完整的电影世界呈现在新老读者面前。

  (作者为政协长春市委员会文史专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