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溥杰与嵯峨浩的“政略婚姻”

时间:2018-05-30 17:04:04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御弟”溥杰(下)

  溥杰与嵯峨浩的“政略婚姻”

93eb0589-7438-422c-b1be-3354d5796ad3.jpg

溥杰与嵯峨浩于1937年4月3日举行婚礼。 本版图片由王庆祥提供

230a7aa3-91c8-4c6a-8e0c-25cdb44c96a8.jpg

1961年6月10日,周总理在中南海西花厅接见爱新觉罗家族及老舍等。

13f2d603-5f3c-4a49-8dd5-5120462b9571.jpg

慧生出世后,深得父亲溥杰的喜爱。

86a2b1f3-94a4-41b5-8d8e-b18b616832f0.jpg

溥杰、嵯峨浩在长春的居所(已拆除)。

ebdfca06-097e-4d48-a0f9-09985dd7db94.jpg

1937年3月1日,伪满洲国颁布《帝位继承法》。

  □ 王庆祥

  1936年8月,溥杰作为机枪和炮兵的实习生,被派往日本千叶县陆军步兵专门学校,在教导队从事包括联队炮(山炮)和速射炮(对战车炮)在内的步兵炮、重机关枪及一般教练等军事研究和训练,算是一次“深造”。从1936年8月18日抵达东京,到1937年9月14日返回新京(今长春),溥杰在千叶进修一年多。对他来说,这是个特殊而甜蜜的年份,因为包含了他和嵯峨浩的初识、婚礼和蜜月。

  《帝位继承法》与“政略婚姻”

  1937年4月3日,在伪满洲国时期首任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的策划下,溥杰与嵯峨浩在日本东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新娘是日本天皇的亲属,其父嵯峨实胜是位侯爵。

  溥杰不是早在1923年就结婚了吗?怎么又与日本天皇的亲属搭上了姻缘呢?

  1935年6月,28岁的溥杰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来到长春,便被日本关东军要人“相中”,极力撮合他跟日本女性联姻。1936年8月,溥杰又被派往日本千叶进修,“联姻”的机会来了。这下溥仪急了,他敏感地意识到,此事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和政治地位,绝对是一件“大事”。尽管溥仪百般不情愿,但作为日本关东军控制下的傀儡皇帝,他的反对显然是没有用的。

  溥仪身边的关东军参谋、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很快就做了两件事:首先,他前往北京,代溥杰办理了与唐怡莹的离婚手续;然后又回到日本东京,为溥杰挑选未来的“新娘”。在众多候选人里,吉冈最终选中了知书达理、相貌清秀的年轻姑娘嵯峨浩。嵯峨浩是日本天皇的亲属、侯爵嵯峨实胜的长女。本来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婚姻”,然而,溥杰与嵯峨浩两个年轻人不仅相互看照片都较为满意,而且见面相亲时竟然又是“一见钟情”。

  由于政治目的的推动,很快,1937年4月3日,溥杰与嵯峨浩在日本东京九段军人会馆举行了盛大婚礼。陶醉在新婚甜蜜中的溥杰,特地向溥仪写信报告了自己婚后的生活。据《溥杰自传》载:

  因为我知道大哥对我俩的结合是非常怀疑和不满的。浩在我的授意下,也给大哥溥仪写了信,她表示等我毕业回国就一同返回“新京”,“得早日瞻仰天颜,敬承圣训,实浩毕生之大幸也。”我们这样做的苦心,都是希望获得溥仪的谅解。

  然而,溥仪这位“康德皇帝”可谓气不消、心难平!原来日本关东军已经在溥杰与嵯峨浩结婚前一个月,即1937年3月1日,迫令伪满洲国出台了一部《帝位继承法》。其中规定:“皇帝死后,由其子继之;无子时,以其孙继之。无子和孙时,以其弟继之。无弟则以其弟之子继之。”根据这部可由“弟之子”继统的《帝位继承法》,溥杰和嵯峨浩如果生了儿子,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了。

  1937年7月,溥杰从步兵学校毕业后回到长春,他的军职严格按照规定顺提一级,成为伪满陆军的步兵上尉,出任伪禁卫步兵团第二营第三连连长,仍担负保卫伪满皇宫的任务。两个月后,已怀孕的嵯峨浩也来到长春。这时,在西万寿大街117号(今地质宫西侧)为溥杰夫妇建造的新居已经落成(后为白求恩医科大学职工幼儿园,现已拆除),他们就在这里共度了在“新京”的时光。

  胞弟的日本媳妇怀孕了,溥仪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在《我的前半生》里回忆说:

  溥杰快要做父亲的时候,我曾提心吊胆地为自己的前途算过卦,我甚至也为我的弟弟担忧。我相信那个《帝位继承法》中前面几条都是靠不住的,靠得住的只是“弟之子继之”这句话。关东军要的是一个日本血统的皇帝,因此我们兄弟两个都可能做牺牲品。

  毫无疑问,《帝位继承法》就像一把利剑高悬在溥仪头顶。溥杰与嵯峨浩的婚姻,使溥杰与溥仪的关系陷入微妙境地,甚至令他们之间出现隔阂。据溥仪的族侄兼随侍毓嵒回忆,溥仪常常告诫他们几个身边人,对溥杰“说话要注意,他有日本人了”,“连我对他说话也要加小心呢”。溥仪又很伤心地自言自语道:“他不跟我一条心啦!都是我培养的呢!”

  溥杰的心情跟“皇兄”不一样,他在晚年回忆说:“如果浩生个男孩的话,在目前溥仪无嗣的情况下,就可以由一个含有日本血统的孩子来继承皇位,这是溥仪最惧怕也是最感痛苦的事情。对他来说,《帝位继承法》的颁布,有如末日之将临。对我来说,虽然明知这是对日本帝国主义有利的事,可也难免暗暗自喜。”

  嵯峨浩临产之际,兄弟俩的关系更加微妙而紧张。1938年2月26日,嵯峨浩被推进了“新京市立医院”(今长春市吉大二院)的产房。初为人父的溥杰焦急地等待消息,心情复杂。而伪满皇宫里的溥仪,此时心境更为复杂,好像狱中罪人等待宣判。很快,溥杰与嵯峨浩的女儿诞生了,溥仪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为这个孩子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慧生。

  慧生的降生使日本关东军大感失望,溥杰却异常欣喜,伶俐可爱的小慧生成为溥杰夫妇紧张生活的安慰,更成为溥杰与溥仪弟兄之间改善关系的纽带。溥仪很喜欢慧生,知道她喜爱音乐,便买了一台钢琴送她。关东军的阴谋破灭了,溥仪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溥杰和嵯峨浩则尽情体会着家庭生活带来的温馨和欢乐。

  1938年9月,溥杰作为见习武官奉调赴伪满驻日本东京大使馆,任武官室勤务。这次,他是带着妻子嵯峨浩和出世未久的慧生一起赴任的。在东京寓所,溥杰一家愉快地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

  1939年9月,溥杰返回长春,继而又调任奉天(今沈阳)军官训练处教官。1941年4月,溥杰调任伪满陆军军官学校预科生徒队三期生第二连连长,又回到了长春。其间,嵯峨浩因有第二胎身孕而暂留东京。1940年3月,她诞下次女嫮生。随着溥杰调回长春,嵯峨浩携两个女儿从日本归来,一家人重新开始了在西万寿大街的家居生活。

  伪满洲国覆灭与异国战俘生活

  1942年8月,溥杰调任伪满治安部参谋司第三科科员,职务变了,却没有离开长春。这几年里,溥杰频繁入宫面见溥仪。正如外界所知,溥杰与嵯峨浩的“政略婚姻”,给兄弟俩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当爱新觉罗家族因故遭疑或遭忌于关东军的时候,溥仪和溥杰还是能够团结一致,相互掩护。1943年2月初,溥杰夫妇欲赴北京祝贺父亲六十大寿,却受到关东军的阻拦。日本人始终怀疑溥仪,认为他从来不曾放弃复辟清朝的政治理想,所以特别关注并极力限制溥仪身边人的入关活动。这回溥仪对关东军拿出了强硬态度:“溥杰是醇亲王的儿子,还作为我的代表,祝寿之行无论如何也是免不了的。”关东军只好放行。

  1943年11月,溥杰仍和润麒一起被派往日本东京陆军大学。当时,由日本人挑起的太平洋战争已经进入最困难的时期,实际上败局已定。溥杰这次是以特别旁听生的身份,主要学习师团以上大兵团作战的战略战术。特点是针对实际,不但学习对美作战和对苏作战的概略知识,还具体研究当美国从冲绳登陆进入日本本土时,实行岛屿防御和决战的战术,以及在此种情况下防御苏军进攻“满洲国”的战术。课程中还包括使用火箭炮等新式武器的概略知识。

  1944年12月,溥杰和润麒又一次完成了他们的军事课程,携眷返回长春,溥杰就任伪满军事部参谋司第四科高级科员。此时,慧生已经到了上学年龄,便留在东京外公外婆家了。由于在陆军大学时已经接触了一些军事机密,1945年8月到来之前,溥杰就对战争结局和“满洲国”的命运很清楚了。傀儡政权的最后时刻临近了,溥杰为自己担忧,更为兄长担忧。他进宫会亲更频繁了,兄弟俩常常密谈到深夜。

  1945年8月3日,溥杰被调任新职——伪满陆军军官学校预科生徒队队长。当时,他和溥仪的看法一致,并不想撤离“新京”,与其跟日本人绑在一起并为之殉葬,还不如乘机摆脱关东军的控制,实现“满洲国”的独立。

  “满洲国”自始至终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决策权,“向通化撤退以备决战”的最后命令,终于由关东军在1945年8月11日送到溥仪面前。这一切溥仪早已顾不得了,他只担心自己是否还能活命,只能同意退走通化的计划,扮演最后一幕傀儡戏。溥仪又向吉冈请求,希望能让溥杰、润麒和万嘉熙随自己一起到通化去。关东军司令官对溥仪也有小小的让步,由吉冈安直出面答应溥仪的要求,立即向伪满军事部传下临时命令,把溥杰、润麒、万嘉熙三人补为伪宫内府侍从武官,这已是溥杰在伪满年代最后的也是最高的职位了。命令下达后,吉冈最先通知溥杰,他打电话把溥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他说:“苏俄已经参战,关东军要拥载皇帝退守南满。国都明天要迁往通化。你们夫妇要和皇帝同行。”紧接着他又说:“万一通化决战不利,你我都要做好自尽准备!”

  因为当时的形势太紧张,嵯峨浩怕发生意外,随溥杰一起去见吉冈。从吉冈处乘汽车回家的路上,溥杰一度掏出手枪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嵯峨浩死死地抱住他的胳膊不放,哀求道:“你要死了,我怎么办?”

  自尽不成,溥杰从此离开了长春,而那栋位于地质宫西侧的日本式住宅,还有卫生间里的大浴盆一直保留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才因城市改造而被拆除。

  8月13日,溥杰、润麒和万嘉熙随溥仪来到通化大栗子沟。15日,日本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17日,溥仪退位,伪满洲国政权瓦解。溥仪在最后时刻,抛下了“皇后”、“贵人”、乳母以及几个妹妹,抛下了无数国宝珍玩,却一直带着“难弟”溥杰和另外几个实在脱不开干系的人润麒、万嘉熙、毓嵣、毓嵒、毓嶦、李国雄、黄子正,准备逃往日本,不料在沈阳机场被苏军俘虏,押往苏联。

  在苏联赤塔和伯力战俘营关押期间,溥杰还要给“狱友”大哥当写手。溥仪最担心被引渡回国砍头,5年中4次致函斯大林,请求长期留居苏联,4封信全部由溥杰执笔,却未获答复。1950年8月1日,溥杰等人和溥仪一起经绥芬河被引渡回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当溥杰坐在糊了窗子的战犯列车上途经长春时,他的心里自然会有无尽的感慨。

  手足情深与夫妻团聚

  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溥仪、溥杰兄弟二人又一起度过了十年左右的牢狱生活。溥仪的战犯号码是981号,溥杰是1000号,他们彼此也用这种号码相互称呼。他们一起学习,一起劳动,一起下象棋娱乐,一起出席有关活动。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终于拥有了平等的身份,抛弃了曾经的猜忌恩怨,重拾起曾经的手足亲情。

  1957年6月上旬,溥仪和溥杰随抚顺战犯管理所组织的战犯参观团再次回到长春,先后参观了当时的中国科学院光学精密仪器研究所、长春市儿童医院、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长春电影制片厂、中国人民解放军兽医大学等单位,领略了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春的新面貌。这次,竟是溥杰先生留在长春的最后脚印了。

  兄弟之间的关系改变了,但还有一件事没有变,就是溥杰还要给大哥当“写手”。溥仪的《我的前半生》原始稿就是由溥杰执笔,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内花了一年多时间完成,并油印成册的。数年后,又经溥仪和李文达修订定稿,发行国内外,产生较大影响。

  溥杰与妻子嵯峨浩在通化大栗子沟告别后,嵯峨浩带着小女儿嫮生在东北各地、上海和北京流浪了几年,后来辗转返回日本东京的娘家。

  1959年12月,溥仪获得特赦。一年后,溥杰也被特赦。此时,他们从昔日的战犯成为新中国的公民,从昔日的君臣成为名副其实的亲兄弟,他们终于以自由人的身份在北京重逢。结束了大半生与祖国近代屈辱历史休戚相关的坎坷命运之后,溥仪和溥杰终于相逢在通往光明的新生路口。

  然而,此时兄弟俩还有一个分歧:溥杰的妻子嵯峨浩是否应该回中国?嵯峨浩在日本苦苦等待溥杰十几年,要和丈夫团聚的愿望异常强烈。然而,“政略婚姻”依然令溥仪耿耿于怀,溥仪认为“嵯峨浩仍然负有政治使命,不可相信”,这让思念妻女的溥杰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候,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他不仅亲自安排了溥仪、溥杰特赦后的工作,而且为溥杰与嵯峨浩的团聚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就是新中国总理周恩来。1961年春节,周总理特意邀请爱新觉罗家族到西花厅他的家中吃饺子,希望溥仪和家人能接纳他们远在日本的亲人。溥仪的思想从这时开始,以及之后中日交往不断加深的过程中,慢慢发生着改变。1961年5月,分别了16年的溥杰与嵯峨浩历经艰辛与周折,终于在政府为溥杰整修一新的北京西城护国寺街52号四合院里团聚了。

  晚年的溥仪经常到溥杰家,看望溥杰和定居北京的嵯峨浩。溥杰也常常带着妻子去探望大哥,并送去从日本寄来的食品或药品。嵯峨浩回忆说,一次她问大哥“想吃点什么”,溥仪的回答是“想吃日本的鸡肉汤面”,她非常高兴地亲自下厨烹制,恭敬地送到溥仪面前。这对两人而言,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多年以前,溥仪一直不敢吃嵯峨浩做的饭菜,怕她投毒。

  1967年10月17日凌晨,末代皇帝溥仪停止了呼吸。此前几分钟,处于弥留状态的溥仪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了闻讯火速赶到的溥杰,他虽然没能说出一句话,却安静地离去了。溥仪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惊心动魄、世事沉沦,紫禁城上空华丽苍凉的落日,伪满皇宫内漫天飘扬的飞雪,抚顺战犯管理所床前明亮的月光,这一切都已随风逝去,皇帝的身份从不曾带给他真正的快乐,他从小就是高墙里最寂寞的孩子,直到晚年才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和解脱,也才真正收获了与弟弟溥杰的骨肉亲情。

  嵯峨浩于1987年病逝,溥杰先生悲痛万分。记得有一次,他特别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虽然我夫人是因‘政略婚姻’而来,却未给关东军做过任何事,她爱我一生,爱中国一世,真心真诚,令我永生难忘!”

  我最后一次见到溥杰先生,是1992年12月24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的韫颖(金蕊秀)女士遗体告别仪式上。哀乐奏响,溥杰先生由人搀扶着,走在队列的最前面,满怀悲痛地与胞妹“三格格”告别。年过八旬的溥老虽然走路已需人搀扶,但气色仍好,看上去很健康。不料才过去两个多月,就听说溥老患前列腺癌住院,病情严重。其间每次去北京,我总要询问溥老的病况,听说时好时坏。由于探视方面的严格规定,我未能到榻前问候,尚以为溥老身体素质好,加之现代医疗水平先进,多活几年没问题。然而,1994年的一天,我忽然从电视上获知溥老去世的消息,不胜惊悼,与先生交往的历历往事又浮现眼前,心中涌起无尽的哀思。

  (作者为著名溥仪研究专家、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长春新闻

方志动态

    [!--empirenews.listtemp--][!--empirenews.listte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