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清代长春职官那些事儿(五)

时间:2018-03-13 15:35:24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1.jpg

  《清史稿~铭安传》对任命长春通判钟彦的记载。

2.jpg

  吉林将军铭安为长春厅理事通判萨呢扬阿难胜繁剧归部铨选事奏折。现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通讯员 杨洪友

  清朝末年,国力日衰,危机日盛。光绪帝为图强而进行的维新变法虽只有百日,以失败告终,仍在中国近代史上可圈可点。而更早的时候,清代有见识的官员已经开始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推行改革,吉林将军铭安就是其中之一。清光绪三年,铭安受命署理吉林将军后,便在吉林推行改革,凡改革必有阻力,铭安也因为官员的任命与吏部发生了激烈冲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铭安进行的改革对当时的长春又有怎样的影响呢?

  清光绪年间,吉林省的武备吏治,都废弛已久。作为边疆省份,强敌环伺之际,内部蒙民、移居的汉民都日渐增多,如何有效管理成了一个大问题。清光绪三年,铭安受命署理吉林将军,为加强管理,他在各方面推行改革,其中在官制改革过程中,因为长春厅通判任命问题,与吏部发生了直接冲突。

  1 吉林将军铭安的官制改革

  铭安在担任吉林将军之前,就曾多次参与对吉林省案件的调查工作,很熟悉吉林。到任后,他针对当时吉林的实际情况,上奏朝廷,提出开垦土地、增设民署,改变官制、强化兵制、改革税制等方面的改革设想。在各项改革中,管制改革成为重点,当时吉林省老三厅主官的选拔和任用就首当其冲。在铭安看来,主官任用不仅要贤能,而且要了解所辖地区的实际情况。而当时老三厅主官都是从朝廷各部院笔贴式“推升”而来,这些人远达不到铭安的要求。铭安对当时吉林省官员多是不满的,而当时的长春厅,其情形要更为严重。后来的吉林将军长顺认为,原来长春的风气是很好的,但从咸丰年间开始,随着地方上土匪、豪强横行,狱讼特别多,当时的地方官图安逸,多表现得隐忍苟且,酿成更大的隐患。事实上,当时历任长春通判,或者从长春调往伯都讷、吉林等厅的同知,多数都不胜任。

  铭安提出官制当按奉天的模式,吏部派的人应是曾在地方和基层锻炼过的人员,不分满汉,酌量补用。后来的实践证明,铭安的官制改革使当时的官场风气有了很大的改变。后来在长春任职,确实做出成绩的,比如书瑞、钟彦、王绍元、李金镛等有影响的官员,都是铭安在任时引进的人才;杨同桂、谢汝钦、王昌炽等为长春做出重大贡献的知府,也得益于这一制度。可以说,铭安的官制改革为长春后来发展成吉林首要城镇奠定了基础。而在改革过程中,在选拔长春厅官员时,铭安和吏部的分歧又是怎样发生的呢?

  2 长春厅通判萨呢扬阿的使用分歧

  萨呢扬阿是满洲镶蓝旗人,官学生出身。同治五年,吉林将军奏请长春厅通判本由松鹤担任,但松鹤在当年七月病故,萨呢扬阿即在七月份到长春任职,这时他才31岁,是1800年到1900年的长春百年历任通判和知府中,目前所知道的年纪最小之人。很想做一番事业的萨呢扬阿,曾先后三次出任过长春厅理事通判,加以一起约五年时光,但其间并无太大建树,而且在公务上还屡屡出错。他在同治八年,因率报长春厅六品蓝领武生许占魁脱逃案,被吉林将军撤职,这是他第一次离职,但其长春通判的职缺还在。一年后他又到长春,结果又过一年,他因重病只能回旗养病。等再次复出时,长春厅通判已是长青,而且是实任。

  光绪二年六月时,长青因刘鸿恩一案被“撤省查看”,萨呢扬阿才有机会暂时署理了一段长春厅通判。光绪四年时,他又请假“回旗措资”,直到第二年才回来。此次归来的萨呢扬阿,通过各种努力,坐补长春厅通判原缺,只等长青离职,就能轮到他。铭安出于考察萨呢扬阿能力的目的,交给他一些案件,让其审办,想看其是否胜任。可萨呢扬阿又失去了一次好机会,长青在光绪五年八月因丁忧开缺,此时的萨呢扬阿却官司缠身。原来,长春厅的一位乡约郑泮学控告他“相验命案”时,他的手下人向死者家属索要驻尸费。铭安治官非常严格,当即派人彻查。最后查明,勒索钱款者是长春厅的一名刑书,已经逃跑,但这人也是由萨呢扬阿带到现场的,萨呢扬阿因失察也要担责。这件事让铭安很怀疑萨呢扬阿的能力,在长青开缺之后,铭安也没让萨呢扬阿接任。

  然而,在吏部看来,萨呢扬阿是要坐补原缺的。到光绪六年七月,看到萨呢扬阿一直没有就任,吏部就给吉林将军发来文件,要求其到长春上任。

  吏部的要求被铭安上奏驳回,铭安在奏折中不仅列举了萨呢扬阿的失职行为,并准备对其处分;还进一步陈述长春厅地位的重要,以及对官员的高要求,认为萨呢扬阿虽年轻,但才能难当大任。在铭安看来,当时的吉林省正处于整饬吏治的关键时期,不能有一点迁就。他的奏折得到了皇上的朱批,铭安不仅没有听从吏部的安排,还将萨呢扬阿送回吏部,这就等于否定了吏部选拔出的干部,吏部自然对铭安相当不满。

  3 长春厅通判钟彦补授引发的冲突

  在萨呢扬阿任职上让步之后,吏部并没有罢休,在随后由谁来补授长春通判任职问题上,对铭安进行了报复。原来,铭安否决萨呢扬阿时,在吉林省,还有一名合乎条件的人,他就是候补理事同知通判毓绶,毓绶也是吏部拣发到吉林省的官员,在光绪五年还暂署了70天的长春厅通判。但在铭安看来,毓绶也不合适,他也要求毓绶归部铨选,并向朝廷提出了自己的人选。铭安的人选就是当时在长春厅任职的署理事通判钟彦,他要将钟彦由署理变为实任。钟彦,满洲镶黄旗人,当时仅42岁,他将在大家看来很难治理的长春,治理得井井有条,很得铭安赏识。铭安认为钟彦适合在长春任职,如果能将其补授,对长春是大有裨益的。

  但按照清代地方官任命程序,钟彦确实没有资格。因为长春厅通判出缺时,钟彦已请假回原籍,并没在吉林省。在清代,如果某省的一位官员禀请长假,相当于把自己的人事关系也带走,不再属于这个省。等他再回来时,需要将军或督抚再次奏请将其“留省”得到批准,才是把人事关系又调了进来。而且清朝还规定,如果出缺在先,到省在后之人,没有资格补授这个职缺。铭安之所以如此安排,是认为吉林省正值整顿时,只要有利于发展,官员任命上不能墨守成规。铭安的这一人事安排,也得到了光绪帝的同意。但他否定了两个合例人员,又安排一个不符合规章的钟彦,完全是在挑战吏部的权威。于是,吏部就此事上奏“请旨更正”,还言辞激烈地指责铭安“为人择缺”,在任用官员的过程中有意徇私,要求皇帝对铭安“从严议处”。

  吏部的建议到了皇帝的朱批,但就铭安来说,他是想让吉林省吏治更清明,其主观还是为维持大清王朝的统治。而朝廷却没有体会到铭安的一片苦心,对其宏图大略加以否定。对吏部的指责,铭安自然感到委屈,他随后上奏对其反驳。他说:其他省份的督抚们推荐府厅州县人选的时候,虽然吏部也曾议驳过,但如过合适,督抚们的奏请,或被批准,或再被“议驳另补”,这很常见。但他从未见过因奏补员缺而被部臣特参的;更没见过因秉公遴选而获私罪的。铭安在奏折中也对吏部官员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认为吏部中很多胥吏都“夤缘舞弊”,各省奏补一缺,这些胥吏就会“揣其肥瘠,或准或驳,即上下其手,颠倒其心,悬一例,而豫谋于例先更,变一说,以图通于例外例”;而吏部尚书等高官,肯定是事务繁多,才受到欺蒙,以至于有这样的奏折。铭安言外之意,是说吏部尚书的无作为。铭安认为如果任用官员与地方不适应,则会“废弛公事,贻误地方”。

  铭安最后说,他担任吉林将军,“察吏安民,职所当尽”,不是不知道“奉行故事,粉饰因循”,这样下属也开心,也不会被吏部非议,但他“受恩深重,具有天良”,必须整顿吉林吏治;吏部说他“有意徇私”,就要找出证据,朝廷可以派员秉公查办,否则吏部就是私控,是要负责的;吏部说钟彦不符合规定,但毓绶确实不适合在吉林省任职,“断难迁就”,吉林省现在确实没有合适人选,还是请吏部按相关规定从奉天调人来吉,升补长春厅理事通判。在钟彦的任命上,铭安如此抗辩,可见吏部确实触痛了他,其效忠朝廷之心受到曲解和否定,而备感委屈。该奏折也确实写出吏部所存的积弊。面对最有实权的吏部和封疆大吏发生的冲突,光绪帝只好发布谕旨说,吏部请将铭安议处,是照例办理,但“惟措词未免过当”;而铭安对吏部驳案“语多负气”,也有失大臣之体。至于长春厅理事通判一缺,铭安建议从奉天调补,吏部应进行议奏。光绪的这种处理,是各打五十大板。不久,福厚来到长春,授补了长春厅通判。铭安因此次“盛气抗辩”受到皇帝的批评,也心生恐惧,随后光绪还曾两次宽慰他,可铭安“终不自安”,最后在光绪九年称病离职。从历史上看,铭安是清末少见的有魄力有胆识有洞见的大臣。他在光绪四年奏请用汉官出任吉林通判、同知时,就被吏部否决,但他“抗疏力争”,才有后来的长春厅抚民通判等官满汉通用制度。他因任命钟彦一事,敢于公开指责吏部,甚至作为典型事例,写进《清史稿》中的《铭传安》,可见这件事影响深远。在长春厅人事安排上受挫,并没有打消铭安官制改革的步伐,他在光绪七年,奏请将吉林厅升为府,将长春厅理事通判改为抚民通判,并确为“冲疲难题调要缺”。要缺的任职,吏部是不能直接干预的。这样一来,长春通判的任命权就由吉林将军从具有实践工作经验的地方官员中遴选,吉林省地方官员任命权从此掌握在吉林将军手中,一直到清朝结束都是如此。这样选出的干部多是“人地相宜”“有守有为”,从这点看,铭安还是笑到最后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