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我记忆中新民胡同的那些人 那些事

时间:2018-03-13 15:33:49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口述 回希令 整理 赵娟

  新民胡同承载着很多老长春人的童年记忆,今年76岁的回希令幼年时的家就在新民胡同。在他的记忆中,还原的是昔日新民胡同活生生的人和事,当年饭店里具有“最强大脑”的服务员,新民戏院广场上变戏法的张师傅;以及“变戏法”的场景……那些年少时的记忆,在老人的心中,不但没有随着岁月消弭,反而历久弥新。

  当年长春的新民胡同十分繁华,是我们成长的乐土。提起新民胡同,总有说不完的故事。我至今还依稀记得一位名叫秋海的年轻人以及当年新民戏院广场上的一些人、一些事。

  秋海,30多岁,是一家老字号饭店的服务员,精明强干为人豪爽。他所在的饭店就座落在当年最繁华的新民胡同内,其对面是赫赫有名的新民戏院,当时是市京剧团的演出场地,许多演员的家就住在戏院的东侧院或后院。而我的家就在这戏院的隔壁,中间是一道木板墙,墙的那面是戏院的西侧院,而这一面则是我家的后院,如果在这木板墙上开一扇门,那就是一个很好的“VIP”通道。

  老长春餐饮界的“最强大脑”

  秋海有一手绝活;客人结帐时,他一边收拾餐具一边报出这位客人用过的菜名及价格,并同时累计相加最后算上酒水、主食,您的账单就“一目了然”啦,绝对是毫厘不爽!可以说是当年长春餐饮界的“最强大脑”。 他的服务态度更是有口皆碑,好多都是冲着他来的回头客。那年月时兴给小费,不过它的名称是叫“小柜”,以便和老板的“大柜”区分开来,这是他们自己的“小金库”。每当顾客有赏则不论多少,服务员都要高声宣示“赏小柜”!接着前台、后厨的职工都立刻齐声回应“谢了”!由于大都是中、小型饭店所以喊一嗓子就都听到了。

  小广场上文武全才的“走穴”演员

  新民戏院门前有一小广场,许多摆摊儿撂地儿的都集聚于此。其中“变戏法”的张师傅时间最长,中间这块能够打场子的地盘,约定俗成是属于张师傅的,但这并不排斥其他艺人使用,他和秋海可以说是铁哥们儿。张师傅也有一手硬功夫,那就是吞铁球、吞短剑!但秋海一直反对他演这类节目,因为太伤身体。为了招徕更多的过往看客,以便稳定或增加每场的收入,老张就必须不断的轮换、编排一些引人入胜的小节目。

  在这块场地上还来过一位北京杂技团的年轻演员,表演的是“钻地圈” ,他是利用团里正在休整期的空档到各地“走穴”的。长春已是最后一站,他选择了这个很像“北京天桥”的新民胡同。在饭店用餐时结识了秋海并通过秋海与张师傅沟通后“借用”了这块场地。在他上场表演时所穿的练功裤上绣有“赛燕飞”的字样,由于场地的限制,他不可能像在舞台上那样“飞”了,而仅仅表演几个钻圈动作也很难就把观众留住,他留住观众靠的是嘴上功夫——就像说“单口相声”那样撑住了整个场子,可谓文武全才!这也就决定了他不是靠卖艺,而是卖一种自制的薄荷糖来获得收益。他每场的收入也远比张师傅要多。在结束这趟近半个月的“走穴”演出后,他把“地圈”送给了秋海留作纪念,而把制作薄荷糖的方法教给了张师傅。然而不知为什么老张却一直坚持着卖艺而没有卖那个收入较多的薄荷糖!

  变戏法张师傅的真实身份

  在许多关于新民胡同的文章中,几乎都会提到“变戏法”的张师傅,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京剧团的武行演员。变戏法只不过是他的副业。要知道在东北漫长的冬天是无法在室外撂地变戏法的。更何况那时候长春的冬天“滴水成冰”,围观者怎么可能在冰天雪地里“一站到底”? 其实在长春刚觧放那段时期,剧团的许多家属都曾在这剧场门前摆过摊以贴补家用。比如有的家属在戏院门前的广场两侧摆上桌椅卖茶水,就让我印象深刻。陈设虽然简单,但干净利落、茶香扑鼻!而且毕竟是文艺之家,所以待人接物也十分得体,不少行人经常在此品茗小憩。还有更让我难忘的是赵大妈的煎焖子,辅以自配的佐料,那是我迄今吃过的最好的焖子;我也曾“走遍了南北西东,也到过许多名城”,遇有煎焖子的小吃我必去品尝,然而却总是咂摸不出当年吃过的那种香喷喷的味道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