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溥仪的生日

时间:2018-02-27 09:31:43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10.jpg

  少年溥仪

11.jpg

  青年溥仪

12.jpg

  晚年溥仪

13.jpg

  日本新京神社(长春),1916年11月竣工,这是首次建成的长春日本神社。建成之初,长春的日本神社还是很简陋的,周围也是空空如也,从图中可见唯一显眼的是西广场的水塔。

  长春晚报记者 谷迪 通讯员 刘双义

  一生三次“登极”做皇帝的溥仪,出生于光绪三十二年旧历正月十四(1906年2月7日)。可是,这天是道光皇帝的忌日。按照清祖制,先皇的忌日是不允许鸣钟震鼓、行礼祝寿的,这一天不能作为溥仪的生日。如果顺延一天,改在旧历正月十五,正好是元宵节,元宵节活动和生日庆典活动会发生冲突。于是,溥仪当皇帝后的生日就改定为前一天,即旧历十三。 从溥仪3岁入宫起,一直以旧历正月十三为生日,按清祖制定为万寿节(也称万寿圣节)。在北京紫禁城内当逊帝,在天津当寓公,甚至秘密到旅顺在日本宪兵的监视下,溥仪也以旧历正月十三为生日。那时,每到旧历正月十三,全国各地族亲老臣都云集到溥仪身边,行三拜九叩大礼,上呈贺表,进献寿礼,煊赫一阵子。 在充当伪满洲国皇帝初期,溥仪1935年的30岁生日、1936年的31岁生日和1937年的32岁生日(均以虚岁为年龄数)都是过的旧历正月十三。日本关东军只将溥仪作为伪满洲国的“招牌”,不允许清朝复辟,因此在溥仪出席万寿节典礼时,不能穿龙袍,只能穿军礼服,参加典礼的有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参谋长,伪满洲国简任官以上的文官和少将以上的武官,日本驻长领事馆领事、少数承认伪满洲国的国家使馆公使,还有从北京前来的由载涛(溥仪七叔)率领的宗室亲属等。典礼进行前,在大海那边的日本东京和大海这边的“新京”(长春)同时播放为溥仪过生日编排的专题节目。典礼进行时,溥仪登上勤民楼,致贺词,受贺礼,然后举办宴会。宴会进行时,还会接到日本天皇的贺电,溥仪回电表示感谢。在此期间,全东北各地都为溥仪过生日举行“拜贺仪式”。在“新京”,由市公署、日本领事馆、满铁新京事务局、协和会首都本部联合组织活动,先是在日本新京神社(位于今人民大街619号的吉林省省直机关幼儿园大院)进行半小时的“奉祝武典”;然后举行由各校学生、协和会人员参加的游行,从神社出发,经西公园(今胜利公园)、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今新发路577号的吉林省委机关),到忠灵塔(今北安路与康平街交会处西北角,已拆)结束;最后在纪念公会堂(位于今长江路53-1号的长春话剧院和位于今东三条街581号的长春人民艺术剧场)举行由达官贵人参加的“奉祝宴”,举办时局讲演和电影晚会。晚上,成百上千的中小学生被逼迫到伪帝宫兴运门前广场上守夜。在学生守夜的时候,溥仪还要在内廷怀远楼的列祖列宗牌位前行礼,然后到缉熙楼上穿龙袍坐龙椅,接受族亲老臣的叩拜。 从1938年起,日本关东军根据清制规定的溥仪生日是1906年的旧历正月十三,即公历2月6日,就以公历为准,将溥仪的生日固定在每年公历2月6日,在那天举办“万寿节”。溥仪对这种粗暴任性的做法极为不满,因此他只把关东军规定的“万寿节”典礼看作是例行公事,对于赐酒、赐宴等只是走走过场,对于臣下进献的琳琅满目的珍贵礼品全不介意,装进仓库了事。而背后过的仍是按旧历正月十三的“万寿节”。那天,溥仪并不在他办公的勤民楼里受贺赐宴,而是在内廷怀远楼的列祖列宗牌位前行礼,然后到缉熙楼接受族亲老臣的三拜九叩。公历2月6日与旧历正月十三不知多少年才重复一次。这样,溥仪每年就过两次“万寿节”:一个是公历2月6日的官办“万寿节”,一个是旧历正月十三的私办“万寿节”。 1945年,伪满洲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溥仪考虑到时局的危险,决定取消官办的“万寿节”,就在节前1月23日让伪宫内府发出布告:“康德十二年二月六日万寿节,钦奉谕旨,停止举行进贺典礼,特此通知。”那时位于怀远楼的溥仪祖宗牌位已经搬到防空洞内。族亲老臣等拜寿的人只好在空袭警报的间隙,到缉熙楼西暖阁叩拜溥仪一番了之。 1959年溥仪被特赦成为新中国公民后,才恢复了本属于自己的生日权利。每年的旧历正月十四,他的妻子李淑贤总是高兴地为他端上一碗味美汤鲜的长寿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