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伪满皇宫旧址:由“盐仓”到“帝宫”的沧桑变迁

时间:2017-12-27 15:58:15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我们身边的“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系列报道之一

  伪满皇宫旧址:由“盐仓”到“帝宫”的沧桑变迁

2.jpg

  兴运门现状

3.jpg

  御用游泳池现状

4.jpg

  建国神社遗址现状

5.jpg

  御用防空洞现状 本版图片由王新英提供

  □ 王新英

  编者按 近日,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发布,我市有两处建筑榜上有名,分别是长春电影制片厂早期建筑、伪满皇宫及日伪军政机构旧址,加上首批入选该名录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早期建筑,我市共有三处建筑被列入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建筑,是一座城市的表情和语言;建筑,也是城市历史的见证和延续。本报“文史”版即日起推出“我们身边的‘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系列报道”,在系统介绍三处入选建筑的同时,厘清以它们为坐标的历史脉络,让市民更加了解这些熟悉的名字背后隐藏的沧桑往事。

  历史学博士、政协长春市委员会文史专员王新英长期从事长春市建筑遗产保护、研究工作,在《长春市文物保护条例》制定、长春市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申报、长春历史文化名城申报等工作中发挥较大作用。作为我市此次申报“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专家团队重要成员,王新英先生专门为本报撰稿,深入浅出地为大家介绍我们身边的这些“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以及这些历史建筑背后的故事。

  建筑档案

  名称:伪满皇宫旧址 别名:“伪执政府”“伪帝宫”

  现使用单位:伪满皇宫博物院

  建筑时间:20世纪初—1945年

  地理坐标:长春市南关区光复北路5号

  文物等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伪满皇宫博物院是国内外游客来到长春必去的历史人文景区之一,它曾经是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充当伪满傀儡政权“执政”和“皇帝”时期的居住址。2013年,伪满皇宫旧址作为伪满皇宫及日伪军政机构旧址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国务院批准成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伪满皇宫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长久以来,在长春人的口中,这座位于城市东北角的建筑群,被习惯性地称为“伪皇宫”或者“伪宫”。其实,在1932年4月初到1945年8月中旬的那段时间里,伪满皇宫旧址的真正“官方称谓”是“执政府”和“帝宫”。更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它曾被称为“帝宫”,但实际上却并非一座真正的宫殿,充其量只算是一座在原吉黑榷运局官署建筑基础上改建、扩建而成的临时性宫殿。

  吉黑榷运局是当时管理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盐务的机构,长春百姓习惯称它为“盐仓”。伪满政权成立之后,日本关东军将原吉黑榷运局选作溥仪的住所,在当时也只是个权宜之计。日本关东军原计划在长春的杏花村为溥仪修建一座新宫殿。然而,溥仪却在这里居住了13年4个月零8天,度过了他傀儡生涯中的绝大部分时间。

  1932年4月3日,伪满洲国国务院颁布“执政府移址”公告,溥仪迁出了不久前刚刚举行“执政”就职仪式的原吉长道尹公署,搬进了匆忙粉刷一新的“盐仓”——原吉黑榷运局。在1932年4月3日到1934年3月1日近两年时间里,这里曾被称为“执政府”,因为这段时间溥仪还只是所谓伪满洲国的“执政”,而非“皇帝”。在1934年3月到1945年8月这段时间里,这座溥仪的豪华囚笼官方名称也并非“皇宫”,而叫作“帝宫”。据地方文史研究者解读,“帝宫”这个名字其实是日本关东军煞费苦心所起。作为傀儡政权的伪满洲国只不过是日本的“子属之邦”,溥仪也只不过是一个“儿皇帝”,“儿皇帝”的宫殿当然不能叫“皇宫”,只能称作“帝宫”,以此与日本天皇的宫殿相区别。不论这座院落被称作什么,溥仪只不过是一个傀儡,一个日本侵略者手中的提线木偶。当时长春坊间曾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小皇帝住盐仓——闲(咸)肉一块”,百姓们的讽刺意味溢于言表。

  伪满皇宫旧址如今总占地面积达到13.7万平方米,其中由1435米的水泥围墙和11个双层炮楼围绕起来的核心区域占地4.6万平方米。核心区域东西宽南北窄,以中和门为界被划分为内廷和外廷两部分。内廷,是溥仪及其眷属的日常起居区;外廷,是溥仪进行政务活动的场所。从规格布局上来看,伪满皇宫旧址与中国传统封建帝王的宫殿截然不同,这是因为它并非事先经过精心设计而建成的宫殿建筑群,所以布局并不合理。尽管只是一座经过改建、扩建而成的临时宫殿,但内部高矮不一、风格各异的房屋却都能和千里之外北京紫禁城中的太和殿、太庙、乾清门,甚至御花圆等主要建筑一一对应。

  从兴运门进入外廷,再穿过与之相对的迎晖门,一座灰色基调的二层楼房便会出现在眼前,这便是勤民楼——外廷最主要的一栋建筑。北京紫禁城中的太和殿是明清两代皇帝办理政务、举行典礼的场所,眼前的这座勤民楼就相当于伪满皇宫里的“太和殿”,1934年3月1日溥仪曾在这里举行了“登基典礼”。勤民楼原是吉黑榷运局的办公楼,溥仪迁入后,取清朝祖训“敬天法祖,勤政爱民”之意,将这座二层小楼更名为勤民楼,但对于溥仪来说,勤民楼只不过是一座无公可办的“朝政大殿”。勤民楼是一栋砖木结构的二层方形圈楼,建筑面积1200余平方米,建筑风格中西杂糅,既有中式的木质檐廊和老虎窗,也有欧式立柱和穹顶。楼中部为天井,二层建有檐廊式平台。一层南北两侧大门相通,正门在南侧,称为“承光门”。这座颇具欧陆风情的大门可以说是伪满时期的“第一名门”,出名并非因为建筑本身,而是它在当时的出镜率极高。溥仪、日伪各级官吏常常会在承光门前合影,随后合影照就会被刊登在伪满的各大报刊上,用来粉饰太平。

  勤民楼的北侧,一段长15米、宽2米的空中封闭式渡廊将它与怀远楼相连。怀远楼是1933年7月新建的一栋二层楼房,主要是作为溥仪祭祀祖先的场所,功能上类似于北京的太庙。怀远楼平面呈矩形,东西长32.5米、南北宽18.2米,建筑面积近1200平方米。建筑外立面为甩水泥疙瘩灰,一二层窗户窗楣采用了中东铁路俄式建筑中常见的平券式和圆形券式装饰手法。1933年底怀远楼竣工之后,溥仪取《中庸》“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句中的“怀”“远”二字而命名,意在怀念和感恩于远方的列祖列宗。

  从勤民楼向南,穿过中和门便进入了内廷,作为外廷和内廷分界线的中和门相当于紫禁城里面的乾清门,将伪满皇宫内溥仪的行政区和居住区分隔开来。走出中和门,溥仪和皇后婉容的寝宫——缉熙楼便出现在面前。缉熙楼原是1928年由吉黑榷运局建筑设计科设计的吉黑盐务稽核处办公楼,建筑面积1300余平方米,是一座南北窄、东西宽的长方形二层砖木楼房。溥仪迁入之后,取《诗经·大雅·文王》“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句中“缉熙”二字命名,意为“敬仰光明之楼”。缉熙楼二楼的西侧和西南侧是溥仪居住的地方,相当于紫禁城中的乾清宫,由于勤民楼“无公可办”,又担心同德殿里面有日本人安装的窃听器,所以这里就成为溥仪活动最多的地方。缉熙楼二楼的东侧是婉容的卧室,相当于紫禁城里的坤宁宫。紫禁城的坤宁宫曾是溥仪和婉容的婚房,而缉熙楼婉容的卧室却成为她的冷宫。缉熙楼作为伪满时期溥仪及其皇后婉容的寝宫,被日本关东军定为伪满“国家机密”,不允许拍照和公开发表,所以现在我们很难看见那一时期缉熙楼的旧照片。

  穿过同德门,便能见到内廷中的另一栋重要建筑——同德殿。同德殿,在当时曾被称为“假”宫殿,这个“假”字是就同德殿的“身份”而言的。“假”在日语中有“暂时”之意,因为相对于计划在杏花村修建的“新帝宫”来说,同德殿的修建初衷只是供溥仪居住的临时性宫殿。1935年,考虑到杏花村的“新帝宫”短期内无法建成,日本关东军参谋、“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建议在勤民楼东侧先为溥仪修建一座临时性宫殿——同德殿。

  同德殿由伪宫廷营造科设计,日本清水组施工,从设计到竣工耗时3年,直到1938年年末才最终建成。同德殿地下一层,地上二层,建筑面积3570平方米,工程造价达到56.1万伪币。同德殿平面呈不对称长方形,它也是伪满皇宫旧址建筑群落中唯一规格不对称的建筑。同德殿楼体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外墙贴覆米黄色面砖,黄色琉璃瓦覆顶。屋顶则采用了中国传统的庑殿顶样式,是长春第一座、也是唯一的庑殿顶样式建筑。除了与众不同的屋顶,同德殿的局部装饰构件也是值得一提的。屋脊的“螭吻”效仿于唐末普遍流行的鱼形化造型,但采用了几乎几何化的处理手法,使之缺乏生气。悬鱼作为中式建筑趋避火灾的象征符号,也较多地运用在同德殿屋脊的装饰上。但是同德殿屋顶正脊处的悬鱼造型比较简单,既没有传统民居建筑悬鱼的活泼多变,也没有中式庙宇建筑悬鱼的精致细腻。其实,在同德殿的众多琉璃构件之中,最让人咋舌的是被烧制成“弌德”“弌心”字样的瓦当和滴水,借此表达所谓的“一德一心”。而溥仪秉承日本侵略者意图提出的“日满一德一心”,正是同德殿名字的由来。同德殿作为精心为溥仪设计的临时性宫殿,内部功能划分十分具体、设施也很完备。一楼是办公和娱乐的场所,设有广间、叩拜间、候见室、便见室、中国间、钢琴间、台球间、日本间和电影厅等房间。一楼布局中值得一提的是通高二层的广间,这里曾是溥仪举行家宴的场所。广间作为整个建筑中一个巨大的共享空间,四周由粗大的方柱支撑,方柱表面贴覆人造大理石。二楼最初设计为溥仪和婉容的寝宫,但是因为一次所谓的“静电事件”,让溥仪深信这里安装有日本人的窃听器,所以二楼的寝宫他从未真正入住过。

  在同德殿的东北处有一座十分不起眼的二层灰黄色小楼,建筑样式中规中矩。但是不要让不起眼的外表所欺骗,这座二层小楼可是一座货真价实的“藏宝楼”,里面曾经收藏着溥仪从北京故宫盗运出的包括王羲之真迹、宋版书、清代皇帝墨迹在内的大量珍贵文物。因为收藏着如此多的书画真迹,这里也被称为“书画楼”。但让人遗憾的是,1945年8月11日溥仪仓皇出逃后,他未能带走的大量珍贵文物竟惨遭士兵劫掠,大量流失,令人惋惜。

  伪满皇宫里面有4处建筑是从未在北京城出现过的,它们是位于内廷东部的御用游泳池、御用防空洞、建国神社和“天照大神”防空洞。“御用游泳池”是伪满皇宫中娱乐活动场所,可是恪守“龙体不可显人”祖训的“旱鸭子”溥仪却从未在专门为他修建的游泳池里游过泳,这里反而成了他侄子们经常嬉闹的场所。1939年春,“诺门坎事件”惨败之后,日本关东军专门在东御花园内为溥仪修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防空洞,以备在战时躲避空袭。防空洞完工后基本处于闲置状态,而1945年8月苏联红军空袭长春之后的几天里,溥仪和其家眷钻防空洞成为了“家常便饭”。1940年,时逢日本纪元2600年,日本关东军将“天照大神”规定为伪满洲国的“建国元神”。同年6月,溥仪在日本关东军的授意下,专程出访日本并带回了代表“天照大神”的法器。为了供奉法器和使法器躲避可能的空袭,1940年又在东御花园的西南角修建了建国神社和“天照大神”防空洞。

  内廷除了缉熙楼、同德殿、书画楼等主要建筑之外,四周还有曾作为中膳房、茶房、西膳房、司房等使用的青砖单层瓦房及西、东两处御花园。

  1945年8月11日,溥仪在烧毁大量他访日影片和照片之后,携带着百余件珍宝和家眷跟随同样是穷途末路的日本关东军仓皇出逃通化大栗子沟。当他乘坐着自己的黑色小汽车离开这座自己居住了近14年的“牢笼”之时,日本关东军焚毁建国神社的火光也已映红天际。

  苏联红军进驻长春之后,暂时接管了伪满皇宫,昔日里溥仪的宝座也成了红军士兵们争相合影的地方。国民党统治长春的近两年时间里,这座昔日的“帝宫”在短暂作为松北联合中学校舍数月之后,便被从西南远调而来的国民党六十军士兵强制接管。长春解放后,伪满皇宫旧址又先后由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技工学校、省文化干校、省政法干校等单位使用。1962年12月,伪满皇宫陈列馆正式成立。2011年,伪满皇宫陈列馆更名为伪满皇宫博物院。

  如今的伪满皇宫旧址作为一座整合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宫廷遗址型博物馆,不仅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国家首批AAAAA级旅游景区,更是长春市人文旅游的一张名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