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周保中警卫员的回忆

时间:2017-11-20 16:45:55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长春晚报记者 谷迪 通讯员 张贤达

  2014年8月21日,我与两位同事在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一栋普通居民楼里,专访了担任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杰出领导人、苏军驻长春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吉林省人民政府第一任主席、云南省政府副主席周保中警卫6年之久的刘义权同志。那年,刘义权老人84岁。随着老人的讲述,周保中将军的形象,在我心中变得更加立体而清晰。

  从苏联到云南的6年警卫生涯

  1944年,因之前的警卫员生病住院,周保中开始物色新的警卫员。4月的一天早晨,只有14岁的刘义权被周保中选中。刘义权先给周保中做了一个多月的勤务员,就开始做周保中的专职警卫,到1950年8月,历时6年零4个月。这段岁月中,刘义权跟着周保中见证了东北抗日联军在苏联整装待发,随苏军回国接收东北主权,参加解放长春、解放吉林和解放东北的战役,进京向毛泽东同志汇报工作和参加开国大典、参加云南的政权和军队建设等一系列重要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刘义权逐渐了解了周保中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周保中,原名奚李元,白族人,1902年2月7日出生于云南省大理县。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曾在滇军和国民军服役。1926年加入国民革命军,曾任副师长,参加北伐战争,率部英勇作战,屡建战功。192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年底,党派他到苏联莫斯科国际列宁学院学习。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回国,赴东北参加抗联领导工作。任中共满洲省委委员、军委书记。

  1932年4月上旬,周保中从哈尔滨来到宁安,指导当地的党组织建立抗日游击队和抗日救国会。1936年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1938年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1940年被迫率抗联部队入苏联整训,整编为教导旅,即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步兵88旅,周保中任旅长。

  刘义权告诉我们,周保中是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从事革命工作,他更加懂得爱兵如子的道理。野练的时候,战士脚崴了、腿磕破了,周保中看到了、知道了都会主动去关心一下。晚上,周保中经常深入营房,看见战士把被子踹了,周保中会重新把被子给战士盖好。有时候,周保中还会让刘义权多烧点水,将军伏下身去亲自给战士洗脚。周保中还常深入到群众中去,他曾带着警卫去给老百姓起粪坑,没有筐抬就用破草袋子兜。周保中的警惕性也非常高,共有八大交通员向他传递情报。八大交通员互不相识不说,作为周保中贴身警卫刘义权也仅见过其中的四位。刘义权还回忆了这样一个细节,“周保中如果上半夜在东屋,下半夜一定去西屋。”周保中开会时也很隐蔽,从来不提前告诉刘义权去哪儿开会,都是提前一天让刘义权准备,说:“准备,明天跟我走。”到地方了,刘义权才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

  “我睡觉时,从来不脱衣服,哪怕是脱了袜子都睡不着。给司令员当警卫那会儿,我坐在椅子上睡觉,两条腿一条腿伸着,一条腿蜷着,中间夹着一条枪,枪头朝外,随时准备战斗。”为了做好周保中的警卫工作,刘义权养成了终身改不掉的习惯。

  在长春解放过程中的经历

  1945年8月9日,前苏联红军从东、西、北3个方向突破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防线,进军东北。同年9月8日,原东北抗日联军著名将领周保中率领部分抗联人员从苏联乘飞机抵达长春。走下飞机的周保中,突然跪倒把头贴在地上,泪流满面,带着哭腔地喊道:“祖国啊!你的游子回来了!”见状,刘义权等随行人员不知所措,以为有新的情况发生,只见周围一片寂静,也都跪在了地上,对祖国母亲施大礼。周保中来到长春时,化名黄绍元,佩戴苏军中校军衔。虽然他当时担任的是苏军驻长春卫戍司令部副司令,但人们仍称他“黄中校”。

  在长春期间,周保中组建了长春市委和公安局,迎来了东北局,组建了武装部队,接收“满映”(即日本侵略东北时期在长春建立的一家旨在拍摄奴化东北人民的电影制片公司),找苏军要武器,领导首次解放长春战役,并当选吉林省人民政府首任主席。这其中让刘义权最难忘的是周保中带着他去找华西洛夫元帅要武器这件事。刘义权回忆,苏联反攻东北之前,华西洛夫元帅让周保中率88旅配合苏军反攻东北。华西洛夫元帅表示,东北的地理苏军不太清楚,一些情报苏军还没掌握。后来,华西洛夫元帅到长春,周保中就去找华西洛夫元帅要武器了。东北局派萧劲光去东宁取的武器有步枪、冲锋枪、机枪等600余支,还有小钢炮等重武器,装了火车一节车厢。1946年4月,苏联红军撤走后,把一部分武器留给了我军,“这是周保中在正金银行2楼给华西洛夫元帅拍电报要求的结果。这些武器集中起来,用卡车拉了3车。”

  在长春期间,周保中遭遇了几次生死劫难。周保中常到民康路16号开秘密会议,敌人在此过程中,曾两次刺杀周保中。“都是打黑枪,一次是我们走在民康路上,一次是在今天的长春百货大楼附近,最终都化险为夷。敌特被我们当场击毙。”我党在接收“满映”后了解到, 国民党在“满映”地下室埋下了不少炸弹,准备炸掉“满映”。周保中亲自率领一个排去解除炸弹。后来,刘亚楼在北京看见周保中,说:“周保中,你把‘满映’保住了!”

  永远不会忘却的往事

  1949年11月,跟随周保中参加完开国大典没多久的刘义权随周保中一家奔赴云南。1950年8月,根据组织安排,刘义权离开云南,离开周保中,奔赴朝鲜战场,结束了警卫生涯。1963年,在周保中病重期间,刘义权曾到北京看望过周保中。“1964年,司令员去世时,我还到北京为司令员守灵,站了最后一班岗。”刘义权说。

  送别了周保中,刘义权和周保中家人的交往在继续。刘义权家中保存了20余封周保中夫人王一知写给他的信件。“司令员在病重期间,还嘱咐王一知给我邮来两张照片,说今后我想他的时候,可以多看看照片。”王一知也格外关照刘义权一家,刘义权的老伴曾患眼疾去北京看病。王一知亲自给联系医院,又让刘义权夫妇吃住到她家里,有时间王一知还陪着刘义权老伴到天安门等景点转转。刘义权孩子结婚时,王一知还邮来了礼物,并预祝刘义权家“后浪推前浪,后继有人。”

  刘义权表示,革命岁月培养人也锻炼人,更加感染人。尤其是近距离地接触那些久经沙场的革命者,常常会被他们的革命精神所感动。

  说到动情处,刘义权很激动。他说:“王一知是位女同志,庄凤也是位女同志,抗联队伍里有很多女同志,他们像男同志一样抛头颅、洒热血,为的是什么呀!还不是为了让祖国更强大。她们为了革命,付出的太多,实在是值得人们尊敬!”刘义权介绍,王一知为了革命付出很多,她在怀孕时还坚持跳伞训练,不慎流产,并导致不能再育。王一知嘱咐刘义权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周保中。刘义权说:“这样的革命者,真是让人打心里往外地尊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