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细说新民胡同小剧场

时间:2017-11-20 16:45:05  来源:长春晚报  作者:

11.jpg

  小剧场二人转演出剧照。资料图片

12.jpg

吉林省八代二人转明星榜。资料图片

  长春晚报记者 谷迪 通讯员 徐振泽

  看了《昔日新民胡同 一戏二茶三酒馆》一文深受启发,并愿将我对新民胡同小剧场的记忆作为对该文的肯定和补充。

  1954年前后,我家住在新民胡同,具体位置是庆长胡同路东,距西四马路口约三四十米的地方,即现在永春商城南门东侧。

  当时新民胡同里有挺多休闲娱乐的场所,有书场、茶馆。白天,路边还有变戏法或打把式卖艺的,但我最熟悉的地方还是距我家只有四五十步远的小剧场。这个小剧场是著名二人转理论家王兆一解放后跟政府要了2700块钱,利用一个空房子改造的。

  小剧场南北两端是山墙,西侧窗户都用砖砌死了,只有东面开着两扇大门,其中北面的门直通后台,演职员和道具由此出入,南面的大门是观众进出剧场的地方。

  剧场大约能容纳三百多观众,白天晚上里面都黑洞洞的,因没有机械排风,加上那时看戏的人抽烟的多,总有烟雾在灯光下翻滚。

  那时我只有八九岁,几乎每天晚饭后都到小剧场里玩。当时在小剧场演出的是长春市东北地方戏队,总共有20来人,能有一半是从永吉县地方戏队过来的,其中也包括我父亲。现在我还能记起的名字有王悦恒、徐文臣、关景文、张勤、王志杰、李艳芬、李梦霞、杨灵芝和杨福芝姐妹,伴奏的小乐队里有魏凤楼等。在这些人里,团长王悦恒给我的印象最深,他能唱丑,还能唱“上装”。当时我就觉得其扮相特别带劲,直到前些年才知道王悦恒15岁就拜艺名“金镶玉”的李青山为师,其师脉为赵富——张相臣——李青山——王悦恒,论辈分是高秀敏的师叔。

  我家住在新民胡同那段时间,小剧场的演出从不间断,而且每天上午都把日场和夜场的戏码写在门口,告诉观众哪一场演什么、演员是谁,让人们根据对应剧目和演员的偏好选择。

  那时二人转还有“宁赏十亩地,不教一出戏”之说,所以这个小剧场好像也没多少剧目,我记得小黑板上总是写着《小王打鸟》《燕青卖线》《双锁山》《回杯记》《蓝桥》《大西厢》《杨八姐游春》《包公赔情》这十多个剧目,有时还演《小二黑结婚》等新剧,每天晚上演四出。

  演出时,除《回杯记》等剧目外,每出戏都是男演员先登场。此刻,锣鼓家伙敲得叮叮咣咣,有时人手不够,我也上去帮着敲打。随后,男演员都要说一段,正所谓“唱丑唱丑,必得说口”。在说口中,我觉得王志杰说那段《傻女婿》最逗乐子。开头是“离城五里到南洼,南洼有一个老马家。两口子所生一个闺女,起了个乳名叫淑华。娇生惯养到十八,爹妈一心给她找个婆家……” 可能因为节目对残疾人不太尊重,后来就不再演出。

  男演员短暂的表演结束后,“上装”就出来了,俩人也是先来一段“小帽”,顺顺腔,溜溜调,然后就演正戏。

  当时这些艺人没有稳定收入,养家糊口都成问题,我家也只能对付个温饱。家属不在长春的职工,晚上就住在小剧场的角落。我们五六家住在与新民胡同口那家冰果店一墙之隔的一个筒子房里,各家之间用胶合板隔开。

  那段日子正是东北二人转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时期,幸好小剧场的演职员咬着牙挺过来了。几年后,随着吉林省民间艺术团、吉林省戏曲学校和吉林省吉剧团的创建,二人转终于走出了低迷阶段。小剧场的艺人们也都分别成为了各个文艺团体的领导或台柱子,但剧场却自消自灭了。

  这些年二人转又有了新发展,我认识的几位艺人叔叔也都有了名份。其中王悦恒被列为“二人转十大宗师”之一,1984年还当选了吉林省二人转艺术家协会理事,改编并导演过拉场戏《回杯记》。

  近日,笔者参观了吉林省二人转博物馆,在蜡像和照片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徐文臣。在小剧场演出时,徐文臣独具魅力。他嗓门大、肯出力,每次演出都累得浑身是汗。一次,他与“蹦蹦皇后”筱兰芝合作演唱《大西厢》。演出结束后,我国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在与其交谈中夸赞道:“我演红娘要那么多人帮忙,你们两个就把剧情、人物都刻画得如此到位,真了不起。”

  徐文臣几年前去世了,但生前他几乎把所有二人转老腔老调都发掘出来,整理了一遍,给我们留下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现在我们翻开经过整理的《双锁山》《大观灯》等传统剧目唱词,都能看到“徐文臣补充”的标注。

  二人转博物馆里还挂着一幅吉林省八代二人转明星榜,其中徐文臣、王悦恒都排在第四代,第五代是秦志平、李晓霞;第六代为高秀敏等;第七代才是闫淑萍、闫学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