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日本国防妇人会与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

时间:2017-10-25 16:25:24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刘双义

  日本军国主义素有动员女性参与政治经济活动的传统,二战时期的日本国防妇人会便是日本侵略政策的宣传工具和组织工具。日本国防妇人会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该组织作为侵略工具之一,将日本妇女卷入战时体制。作为日本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立后也仿效日本的做法,成立了国防妇人会。

  日本国防妇人会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一名叫井上千代子的日本妇女自杀事件轰动了全日本。21岁的井上千代子是侵华日军大孤步兵第37连队井上清一中尉的新婚妻子。为了激励参加侵华战争的丈夫,使他再无后顾之忧,她在丈夫出征中国的前夜刎颈自杀。井上清一见井上千代子死了,匆匆阅毕遗书,未掉一滴眼泪,就将妻子的后事托付给家人,头也不回地赶往大阪港,登上驶往中国的军舰。

  这一战争悲剧发生后,日本媒体如苍蝇逐臭般盯住不放,喋喋不休地加以渲染。一夜之间,井上千代子被包装成日本举国皆知的“军国女性”“爱国烈妇”,她的悲剧被传为“殉国美谈”。日本还有两家会社以惊人的速度拍摄出电影《啊,井上中尉夫人》和《死亡的饯别》在日本全国放映,并将影片空运到侵华前线战地放映。

  1932年3月18日,井上清一家人、井上千代子的媒人及大阪的一位主妇安田夫人,以此为契机发起成立大阪国防妇人会,同年10月24日正式更名为日本国防妇人会,统一服装是家庭主妇日常生活装束——白色围裙,斜披上书“大日本国防妇人会”的字带。日本国防妇人会成员广泛,除家庭主妇外,还有纺织女工、军工厂女工、售货员等各个行业的劳动妇女,就连女演员、女服务员和妓女也加入其中。

  日本国防妇人会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该组织作为侵略工具之一,将日本妇女卷入战时体制,罪恶滔天。井上清一就是因为妻子的“鼓励”而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日本指挥官之一。1932年9月16日中午,200多名日本守备队队员和宪兵队队员包围了辽宁抚顺平顶山村,把全村3000多名男女老少赶到一块草地上,用6挺机关枪轮番扫射,村民们惨死枪下,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而制造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井上清一,他当时的职务是驻守抚顺日本守备队的指挥官。

  日本国防妇人会成立后,会员人数急剧增加,1934年发展到60万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达到458万人,最后发展到1000万人,成为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妇女组织。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日本国防妇人会也随之解散。

  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

  1934年,伪满洲国为了与日本国防妇人会相配合,在“新京”(今长春)成立了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初期,该会总部借用房舍,1938年迁往位于今人民大街1199号的新建办公楼。该楼主体地上三层,地下一层,设有防护室,西部有室内空间较高的士兵娱乐室。工程由关东军经理部工务科设计,松木组施工。建筑形式比较简单,在转角处设有入口雨棚,外墙饰面在一层窗下贴石材,其他为棕红色长条面砖。1937年动工,1938年竣工。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大楼也称“国防公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警卫队和司令部直属宪兵中队也在此楼办公。 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的会长是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的妻子徐芷卿,副会长由伪满洲国总务厅长官星野植树的妻子担任。该组织在伪满各省设支部,支部长都由伪省次长的妻子担任。支部在各地设分会,分会达700多个,会员以各地已婚女子为主,可是绝大多数中国妇女都不愿意参加其活动,只有少数汉奸的妻子参加。这些汉奸的妻子们经常开展迎送日本法西斯军人尸骨、慰问伪满军队、街头募集国防献金等活动。

  二战末期,日本的综合实力不断下降,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总部的汉奸太太们经常举办一些所谓慈善活动,资助日本战争。规模最大的当属1944年至1945年间的“飞机献纳”活动,这些汉奸太太们拿出自己的金银首饰并号召大家捐款捐物为日军购买飞机。

  尽管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里的汉奸太太们费尽心机地帮助日军筹集物资,怎奈日本军国主义气数已尽,在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反抗风暴中,落得一命呜呼的下场,该组织也随伪满傀儡政权一起烟消云散了。

  1947年至1948年间,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大楼曾作为国民党第五十六师师部机关。新中国成立后,该建筑先后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春电影发行放映站、吉林省电影发行公司、皇家假期庄园酒店、吉视传媒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单位使用。2009年,该址以“国防会馆”的名称列入长春市第八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作者为长春市宽城区地方志办公室资深编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