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春概览 > 认识长春 > 人口民族

长春少数民族分布情况

时间:2017-08-04 09:22:36  来源:长春地情网  作者:

         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春市少数民族人口逐年增加。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时为73430人,其中市区18307人,五县(市)55123人;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时为103056人,其中市区38211人,五县(市)64845人;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时为160301人,其中市区57080人,五县(市)103221人;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为237961人(含未识族别及外国人入籍),其中市区95329人,五县(市)142632人。1990年,少数民族人口分布是:居住在长春南关、宽城、朝阳、二道河子4个区、50个街道、76733人,占全市少数民族人口总数的323%;居住在五县(市)城内17723人,占74%。两项合计,即居住在城市的少数民族94456人,占少数民族人口总数的397%;长春市区所辖的17个乡(镇)有18596人,五县(市)所辖的130个乡(镇)有124909人,两项合计147个乡(镇),即居住在农村的少数民族143505人,占少数民族总数的603%。少数民族的性别结构是:男性122623人,占少数民族总数的515%;女性115338人,占485%。少数民族的文化结构是:6岁以上的文化人口182879人,其中大学本科、专科以上人口占88%,中等专业占44%,高中占139%,初中占343%,小学占386%。15岁以上文盲半文盲占该年龄人口总数的94%,其中女性占131%。五县(市)合计文盲半文盲,占该年龄人口总数的123%,其中双阳县比重最高,占14%。少数民族的行业结构是:分布于农、林、牧、渔、水利业者占各行业人口总数的535%;分布于工业者占184%;分布于商业、饮食业、物资仓储供销业者占82%;其余人口分布于其它各行业中。长春市区内少数民族人口,工业者占在业人口总数的37%,商业、饮食业、物资供销仓储业者占133%。少数民族的职业结构是: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占各种职业人口总数的126%(市区内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占市区各种职业人口总数的23%);生产、运输工人占184%;不在业人口50268人;离退休职工6780人(市区5565人)。1953199037年间,长春市少数民族人口增加164531人,平均每年增加4447人。其中,市区37年间增加77022人,平均每年增加2082人,五县(市)平均每年增加2365人。

一 满族分布

满族是本地世居民族,源远流长。据统计,1990年满族人口为141273人(其中市区39942人),占全市少数民族总数的593%,以九台市居多,为47433人,占满族总数的336%。九台市境内松花江西岸的满族先祖,大多是女真乌拉部、纳音(殷)部、辉发部、长白山等部的后裔。双阳县境内有32727人,双阳河沿岸的满族先祖,大多是女真完延(颜)部后裔。此外,清顺治朝在今永吉县乌拉街镇置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乾隆朝在该地置乌拉驻防协领衙门,从各地调遣到这两个衙门的驻防八旗、打牲丁、官庄壮丁等八旗人口,有一部分聚居在今九台市胡家、莽卡、其塔木等乡、镇一带,这些旗人的后裔仍生活在那里。清康熙朝初年,吉林柳条边工程告竣,沿柳条边设置的伊通边门和13座边台,分布在长春市境内,除驻防边门的八旗人口外,还有相当多编入旗人档册的流戍人口,充当台丁,今九台市境内的放牛沟、九台镇、苇子沟、城子街、六台、上河湾、三台等乡镇所属沿柳条边村屯及长春市南郊的满族先祖,大多渊源于此。康熙朝中叶,开辟驿道设驿站,在今双阳县、榆树市境内有4个驿站,编入旗人档册的流戍人口充当站丁,今双阳镇、榆树县秀水、五棵树、太安等乡镇的一些村屯满族先祖,大多渊源于此。嘉庆、道光两朝及其以后,清廷推行“京旗还屯”和旗人开荒务农政策,许多“随龙户”和“旗下人”,逐渐移向今榆树、双阳、九台境内,开发围场荒和官荒,形成旗人的小聚居。长春、农安、德惠的满族历史较短,绝大多数是中华民国以后从各地迁入的。在满族活动的地域,至今留下满族地名、山水名约40余个,主要分布在九台市和双阳县境内。

二 蒙古族分布

据统计,1990年在长春的蒙古族人口为5838人,占长春市少数民族总数的24%。主要分布在长春市区和农安县。市区有3526人,占蒙古族总数的558%,农安县有1154人,占198%。从蒙古族的居住地和居住历史来考察,属于世居民族,就户籍管理来看,其编入户籍的时间较短。元代,蒙古族大批涌入长春地域,清代属于哲里木盟郭尔罗斯前旗札萨克领地。嘉庆五年(1800年),清政府以“借地设治”为由,在该领地内设长春厅,实行“蒙民分治”,长春厅无权管理境内蒙古族人口。中华民国开国后,1912年颁布的《蒙古待遇之条例》,1930年颁布的《蒙古旗组织法》等文件,一再重申保护蒙古王公制度和王公管辖治理权。受这种制度和政策所制约的人身隶属关系,仍然控制着蒙古族人口的自由流动。“蒙民分治”状况,在民国期间基本上未能改变。东北沦陷后的1934年,伪满洲国政府推行蒙古《旗制》,将郭尔罗斯前旗划入吉林省行政区内,1937年通过的《整理地籍法》,才废除了“蒙地”制度。随着行政隶属关系变动和政治制度的变化,各县的蒙古族人口始见于各种统计之中。1933年长春县蒙古族人口为3人,1934年长春市区为94人,农安县13人,1940年德惠县6人。双阳、九台、榆树等3县蒙古族人口,见于统计者还是在解放以后。今农安县和德惠县境内,沿用的蒙古语地名约有17个。

三 回族分布

回族是清代从中原迁入长春的少数民族。据统计,1990年在长的回族人口为40972人,占全市少数民族总数的172%,主要分布于长春市区、九台市和双阳县。长春市区22938人,占全市回族总数的56%,九台市8377人,双阳县4602人,两县(市)合计占长春市回族总数的317%,占五县市回族总数的72%。长春市回族人口的迁入分两类:一类属于“三藩”部下的降服者和流戍者,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落居于今九台市蜂蜜营屯一带,充当官庄壮丁;还有沿吉林柳条边充当台丁的。他们都编入旗人档册。但是,保留着回族的风俗习惯和对伊斯兰教的信仰,在其聚居地修建清真寺。中华民国成立后,这些人口皆恢复了回族族籍。再一类属于求生求食的中原北方流民,自嘉庆朝以后,山东省的济南、历城、禹县等县以及河北大厂、天津等地的回族人口,自发地向长春一带流动,或落居于农村,或落居于城市,逐渐形成小聚居,出现了“回回营”或单一的回族村屯。自发地迁徙而来,是长春回族渊流中的主流,长春市区、德惠、农安、榆树等县(市)早期回族人口,概源于此。

四 朝鲜族分布

朝鲜族人口基本上是吉林省内自发流动入境的。据统计,1990年在长春的朝鲜族人口为47900人,占全市少数民族总数的201%,主要分布在长春市区和九台市、双阳县。市区27241人,占朝鲜族总数的569%;九台市10048人,占五县(市)朝鲜族总数的486%;双阳县7484人,占五县(市)朝鲜族总数的362%。长春市区内的朝鲜族最早见于南满铁路附属地内(今上海路一带),1907年到1924年大约有92户。1913年在长春市郊窨子屯,有朝鲜族开发水田。五县(市)中最早有朝鲜族人口的是农安,1909年为16人。东北沦陷后,日本侵略者推行“日人殖鲜、鲜人殖满”政策,迫害朝鲜半岛的朝鲜人,逃亡或强制移向中国东北的朝鲜人显著增加,落居于各地的朝鲜人,凡加入中国国籍者,正式成为中国朝鲜族。

五 锡伯族分布

据统计,1990年在长春的锡伯族人口为630人,占全市少数民族总数的026%,主要分布在长春市区,有594人,占锡伯族总数的942%。锡伯族世居松花江和嫩江沿岸。清代和民国期间,长春市内无锡伯族,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1953年知名人士关俊彦调任吉林省后,其家眷随迁长春市区,是年市区有锡伯族14人,关家占大多数。

其它少数民族人口合计1348人,占全市少数民族总数的074%。市区有1088人,绝大多数是新中国成立后,在不同时期,因公务调动、复员转业、毕业分配、自发流动、企事业兴办等原因,从省内各县或从关内入境定居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